“没有,就是太想你了。”于娜这时候才意识到什么,红了红脸低头就道。

说完后就立马后悔了。

不过见方凡没说他什么就抬头看了看方凡。只见方凡正在接电话应该没听到她在说什么。

这让她深深的嘘了口气。

“龙老头,什么,我的行医资格证书以及职位证书你帮我放到凡月楼了,那好,非常感谢你龙老头。”方发非常感谢道。

“别客气,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客气了?燕地药王谷那边想请你去他们谷地当长老,就名誉的那种。

我帮你答应了,证书也一并帮你放在凡月楼了。”龙傲天呵呵笑道。

“什么?龙老头,你阴我,我跟你没完。”方凡十分生气道。

“别啊,我这不是为你好,你需要许多药材我们这没有,而药王谷有啊,我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还责怪我呢?”龙傲天仿佛被冤枉的小姑娘十分委屈道。

方凡听后头都大了,这死龙老头又给他找麻烦,自己现在还有一大把事情没处理,看样子想在地球过潇洒日子不存在了。

又得成苦命的人了。

挂断了电话,一脸郁闷的看着龙组成员以及于文他们。此时他们已经完围了过来。

清新甜美的怡人

“今天休息一天,现在我请客,去请大家吃好喝好,玩好。”方凡一说完几迎来无数掌声,方凡也忘记了龙老头给他带来的郁闷。

凡月楼最好的包厢中,方凡给几人挨个敬酒,几人却连忙拒绝,因为已经喝了四五杯了,个个有点晕乎乎的,但他们的职业所在不允许他们醉。

所以很强烈的拒绝了方凡,方凡被拒也不恼怒,心道,你们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下次如果心情再不好就把你们统统干翻。

想到这就嘿嘿笑了两声,然后把那瓶剩下的酒一饮而尽,方凡他却不知,以后这些人再也不敢跟他喝酒了。

晚上,星空点点,月亮却是半月形的,而江灵的红黑KTV却是爆满的。

作为江灵最豪华的KTV,一直是江灵年轻一代的必选之地,虽然价格十分昂贵,但拒当不了那些喜欢露富的年轻一代。

老一辈总是很低调去做任何事情,可不知什么时候年轻一代恨不得把黄金挂满脖子,天天穿着黄金甲,脸上贴着我是富二代,我怕谁?

方凡到来的时候,红黑KTV的大堂中已经站满了等待位置的年轻人。

个个身着名牌,口里叼着中华,一头个性十足的发型,让无数打扮妖艳的女子围绕。

见方凡一群穿着普通的人进来,立马就鸦雀无声,个个像看乡下大哥进城一样看着他们。

而方凡等人直接无视了。

“有人有包厢。”方凡在前台问道。

“先生你好,实在不好意思,现在没有包厢,请问你预定了吗?如果没预定需要取等待牌。”前台服务员十分不好意思解释道。并没有见他们穿着普通而嘲笑和鄙视。

而于文拉了拉方凡,示意他来处理,刚想打电话给这个KTV的老板,却见一群人走了过来。

“蚊子好久不见,今天怎么舍得过来玩?”一位长相有点帅气的男子,着装跟在这里等待的年轻人一样,不过看起来更贵更好而已。

众人见男子过来都开口叫道:“成哥。”叫成哥的男子向他们挥了挥手看向了于文,而于文身后的人他看都没看一眼。

“张天成,是好久不见,不过见面我就得报仇了。”于文冷冷笑道。

而于文一说完这句话,四周就传哄堂大笑。“笑死了,蚊子说什么来的?就他以前见成哥那次不是叫得最大声,那次不是被揍得像只死蚊子,以现在成哥有着无敌宗师之资你竟然敢如此嚣张跟成哥说话?”

一个十分瘦弱的男子嚣张说道。

“以前蚊子就给成哥欺负的够惨,所以很久没有来这里玩了,这次以为成哥今天不会来这里玩,那知他的算盘打错了。成哥今天的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打破了他以往每个月今天不会来的惯例。”

“蚊子他死定了。”

“都他娘的给老娘住嘴。”一个清脆冷艳的声音,让所以的声音停止了都死死的看着她。

张天成更是两眼冒光的看着她然后屁颠屁颠的跑过去道:“二姐,你来了,我好想你,你打我吧,我以前不应该欺负你弟弟,我愿意接受你一切惩罚。”

这话一出,让在大堂的女子都心碎了,她们可是仰慕张天成很久了,没想到这一刻心终于完破碎。

而那些富二代年轻人都十分崇拜的看着他,成哥,你是我们的偶像我要向你学习。

作为江灵市的二姐你都敢撩,我们佩服。

而接下来的一幕,让许多人感觉不适,只见二姐一脚伸出,然后把袜子一脱就晒到了张天成的嘴里,然后道:“太恶心了得堵住。”

而另一只脚的袜子却绑在了张天成的鼻子上。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人们眨一下眼就看到张天成那搞怪的样子。

顿时引来了无数的微笑。

而这时候前台的小姐姐站起来说道:“蚊子哥,有包厢了,你们现在就可以进去了。这是808的总统包厢的钥匙,祝你玩得开心。”

“特别感谢。”于文接过钥匙,微笑说道。

说完就领了几人去了包厢。

包厢很大,装修的也很豪华,可以说的什么是总统包厢,这里就表现出淋漓尽致。

不一会儿大家都坐了进来,刚坐不久就有许多服务员端着进口高档水果拼盘和饮料,啤酒进来,还有许许多多美味小吃。

等服务员走后,几个女孩子就像小孩一样开始争夺话筒,然后积极选歌。

而几位男的,包括方凡都在坐吃东西然后拍掌支持。每当有一首美妙动听的歌,他们需要呐喊助威。

可许久之后,不是鬼哭就是狼嚎,几位伟大的男同胞实在不敢恭维,只好处于半醒半睡的状态中鼓掌。

当门的一声巨响把已经睡着的他们给惊醒了,立马站了起来,神戒备。

而方凡却已经在呼呼大睡,好像从来没睡过觉一样,那鼾声有点大。

等他们看向门口的时候都惊呆了,什么情况还有这样的操作。只见无数的富二代中的年轻一代叠罗汉一样叠在那倒地的门板。

已经停止唱歌的女孩子们十分惊讶的看着这些。“你们干什么?为什么要推倒我们包厢的门?今天不说清楚就别想走出这个门。”

于娜恶狠狠说道。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