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被打开,楼道里的一缕光照进来。

宋智孝进了门,打开灯,就看到了沙发上坐着的人。

“智孝努娜。”黄东成笑眯眯的样子:“我等你有一会了,今天也很忙吧?”

宋智孝看向黄东成,内心的厌恶几乎是可见的,但是她却没说什么,像是没看见黄东成一样,自顾自的换鞋子,倒了杯水喝。

黄东成早就见怪不怪了,而且也并不在意。他只是自言自语的说着:“这个世界,真的很不公平。智孝努娜,你当我是恶魔。我也觉得,我活该这么惨。可是,为什么明明都是恶魔,有的恶魔却可以得到自己所爱呢?偏偏我不行?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或许能一直接受自己的悲惨。可是见过了不同,我就不愿意了。”

“如果我不能开心,那就让大家和我一样惨吧!”黄东成笑了:“智孝努娜,早晚有一天,你也会心甘情愿,成为我掌中人,我会努力的。”

宋智孝不语,直接忽视。

感受到宋智孝的表现,黄东成却开心的笑了:“挺好,也让他感受一下这样的冰冷。我心里,忽然充满期待。差不多了。”

……

“滴答,滴答!”

轻微的水声,终于让王太卡一点点的醒来。

可是依旧浑身无力,过了好一会,才一点点的有了些力气。

纯美桑桑娇羞迷人

黄东成的药看来真的没什么太大危害,只是让人昏迷乏力。王太卡终于起身,观察了一下四周。

只见这是一家空旷的旧房子,好像之前也是考试院那种格局,只不过现在里面的墙体都被拆卸掉了,只剩下一些零散的东西。头顶上是微弱的灯光,而窗户已经被完封死,只有微弱的灯光。

“哪……”

嗓子都有些沙哑,王太卡的力气一点点的恢复,他终于可以站起身。胳膊上的伤居然已经被包扎了,四周只有两扇门。

第一扇是铁门,从外面被锁死了,根本打不开。第二扇是木门,轻轻一推,就开了。

另一间屋子,和王太卡所在的地方差不多,只不过小了很多。里面摆着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人。

“这是……”

王太卡走上前,表情有些不敢相信:“娜恩?醒醒,娜恩?”

床上躺着的正是娜恩,她此时也在昏睡,王太卡叫了好一会,她才从昏睡中慢慢醒来。

“这,我……呀!”娜恩反应过来之后,忽然害怕的叫了一声,看着王太卡:“前辈,你想干什么!”

“我?”王太卡问道:“你怎么在这?”

娜恩眼神里都是恐惧:“不是前辈叫我来的吗?”

王太卡闻言一皱眉:“什么意思?你别激动,我不会害你。我们可能被绑架了,我想问问是什么情况。”

“绑架……”娜恩四周看了看,确定这不是在拍什么综艺之后,才颤巍巍的说道:“我本来在练习室训练,然后收到了前辈的短信,说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跟我说,还和我约在了一个比较远的地方。我没怀疑,到了之后,又收到信息在附近的咖啡厅。我就……进去了,有人跟我说话,然后……不知道怎么,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可能是乙醚,或者是什么别的。”王太卡扶额:“抱歉,应该是我连累你了。”

娜恩有些害怕:“前辈,是要钱还是怎么?”

“如果是要钱,那还好了。”王太卡叹了口气:“放心吧,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这群人也真的是卑鄙。不过你是偶像,你失踪了公司很快会发现的。我想他们应该不会关我们很久,他们没这个胆量。”

娜恩本来害怕极了,但是看着王太卡胸有成竹的样子,倒是放下心来。不得不说,在关键时刻王太卡展现出来的安感,还真的是一般人没有的。娜恩之前被王太卡救过一次,这又是一次,更是有信任感了。

王太卡四周看了看,一扇铁门是唯一出路,但是被封死了。

这时候,铁门外传来了声音。

“王太卡,你醒了吧。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

王太卡说道:“黄东成,你跟我玩什么电锯惊魂呢?你应该打扮成一个玩偶,然后骑着自行车出现才对。现在这样,不够吓人。”

可惜,黄东成压根就没理王太卡。仔细一听才感觉到,原来这声音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播放出来的,不是本人。

“妈的……”王太卡不知道黄东成这是想干什么。

播放的声音说道:“很抱歉,我在你的手机里随机抽取了一位幸运儿,原本的选择是徐烦烦,不过我更偏向是一位偶像,所以才选择了娜恩。总的来说,很公平。”

王太卡扶额,徐烦烦就是徐贤啊,只不过王太卡的备注一向是外号,而他和娜恩认识的晚,还不算特别熟悉,所以还没有特别的外号。原来最开始选的是徐贤,最后却让娜恩来背锅了。

娜恩显然受不了这种压力,开始喊着:“放我出去!”

“别喊了,看他到底想干什么。”王太卡安抚着娜恩。

播放的声音继续说道:“这只是游戏,非常简单。你要按规则来,就很容易能出去。规则也很简单,你要做的只是,释放内心的魔鬼。”

“一旦你身处地狱,能救出你的也只有魔鬼。”

“当然,这样有些虚无。所以体贴的我已经帮你想好了释放的办法。王太卡,你不是自誉为高尚吗?你不是觉得你可以克制自己的欲望,不会为欲望沉沦,可以掌控一切吗?那好,我给你一个选择。”

“在你们两个昏迷的时候,我已经给你们两个吃了一些有趣的东西。放心,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损失,只不过是一些助兴的药,你只要拿着身份证就可以在药店买到的那种。”

“不过,我的量可能控制的不太好。怎么说呢……如果你真的释放了,其实什么事情也没有,最多腰酸背痛几天而已。但是如果你不释放,那么这种剂量的药吃下去,得不到发泄,对身体损伤还是不小的,严重了或许会失去那方面的功能,变成了一个无能者。”

“那么,你到底是选择当一个光明磊落的君子,即使是冒着结果是变成无能者的风险。还是选择当一个自私自利的魔鬼呢?这种事如果做完,你觉得你还有资格当一个好人吗?”

“当然,选择权在你!你将被考验,你的意志将被考验,你将要使决定你身边的人是如何下场。现在,让我们看看你是否像你说的那么光明正大,是一个正人君子。还是一个伪善的魔鬼。”

“药效很快,你思考的时间很短。祝你幸运!”

语音结束,娜恩看着王太卡,连忙躲在了角落。但是这时候,娜恩自己也感觉,自己好像有些不对劲了。

而王太卡则是有些沉默,他没有和娜恩说什么,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木门被关上。不过这道门对于王太卡来说,破开轻而易举。

王太卡四周逛了逛,确定真的逃不出去,只好坐在地上,让自己减少运动,血液循环的慢一点。与此同时,他的内心也在煎熬。

说实话,王太卡本来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家伙。如果在犯错和变成无能两个结果之中选择,他宁愿犯错。

真的,没有丝毫的犹豫。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变成无能者,那还是个男人吗?还和死了有什么区别?当然这不是王太卡可以侵犯别人的理由,只不过单轮严重程度来说,肯定会权衡利弊,选择最能接受的答案。

无能的正人君子,放纵的无耻混蛋。

这个选择非常简单,但是王太卡选择为何如此煎熬?

只是因为……充儿。王太卡内心唯一的坎,他不是单身,不是可以随意放纵的人。王太卡不想背叛充儿,他甚至连犯罪都不在乎,却不想辜负充儿的感情。

王太卡害怕一旦开了头,自己恐怕只会加速的堕落下去。

因为王太卡比谁都明白,自己真的不是什么好人。

可是,就算是坏蛋也有不想辜负的人啊!

顶点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