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不等琴音散开,黑色水滴便疯狂撞碎重重阻拦,径直打在了傲苍笙的乱天甲之上。

一瞬之间,傲苍笙的六层乱天甲竟被破去五层,整个人更被一举撞飞出去。

身在空中,傲苍笙只觉周身血脉疯狂贲张,好似随时都要炸裂。

那奔腾冲荡的血脉,宛如翻滚的岩浆,突然开始在傲苍笙的体内咆哮起来。

一种久违的感觉,重新出现在了傲苍笙的感知中。那是血脉苏醒的异状,之前傲苍笙就曾体会过。

但让傲苍笙所不解的是,这个时候,身体中为何会再次出现这种感觉?而且比先前那次还要剧烈数倍!

“砰——”

傲苍笙宛如一颗流星,直接砸穿一条街道,陷入了废墟之中。

见傲苍笙一击未死,水襄怒不由微微睁大眼睛:“好小子,看来真有两下子!”

说着,十指一弹,刚刚顿住的黑色水珠再次呼啸冲出,扫开满大街的废墟,再次轰向傲苍笙。

因为血脉发生异状,这次受创傲苍笙并没有感觉到太大痛苦。

齐刘海长发森女墙角下的写真

他刚刚撑起身体,头顶的废墟便轰然炸裂。

然后,那滴熟悉的黑色水珠便再次映入了他的眼帘。

傲苍笙不及多想,冒着血脉爆体的凶险,再次疯狂鼓荡气血,十指狂扫凤琴的琴弦。

“铮铮铮——”

厚重的琴音突然响彻天地,宛如惊雷迸溅,冲散漫天流云。

琴声激昂,如骤雨卷动,陡然化作一头张牙舞爪的巨龙,引颈嘶吼。

下一瞬,黑色水滴与冲霄巨龙猛然相撞,爆发出惊天波澜。

尽管傲苍笙早就准备好了承受冲击,却依旧被那黑色水滴的恐怖威力轰飞而起。

然而即便如此,傲苍笙依旧双手不停扫动琴弦。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