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这里的人吃饭怎么办?”大智和尚下意识的问道。

“都是自给自足啊,自己种,”顾悦回道。

“我们去城内看看吧,说不定可以蹭到饭。”

三人朝城池中央走去。

徐子墨一路上也了解了许多,因为这里没有金钱的交易。

这里的人做事全凭喜号。

都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

当徐子墨来到城内最繁华的地带后,发现这里有许多人摆着小摊。

不同的小摊摆放着许多不同的物品。

当然,这些东西都不是卖的,而是送给过路的人,让他们来评价自己的手艺。

“那边有饭,”顾悦看到一个小摊,急忙跑了过去。

这小摊的摊主是名老者,看到几人过来,他缓缓站起身。

清纯美女嗷嗷

“有饭吗?”顾悦连忙问道。

老者笑着点点头,从箱子中取出一盒炒饭递给顾悦。

看着顾悦大口的吃下,他笑着问道:“评价一下。”

“好吃,”顾悦头也不抬的吃着饭,含糊不清的回道。

看得出,她的确饿坏了。

“小娃娃,你这回答我可不满意,”老者笑道。

“我给你免费吃饭,是想让你指出其中的缺点。

罢了罢了,不过下次我可不会给你吃了。”

顾悦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可是我真的挑不出缺点,这算是我从小吃的最好吃的饭了。”

“既然你喜欢,那这碗饭存在的价值也值了,”老人点点头。

说道:“我从小就喜欢做饭,看着别人吃完饭留下的赞誉,就满心欢喜。

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这世上最好的厨师。

但凡吃过我做的饭的人,这辈子都会流连忘返。”

徐子墨笑了笑,他看着这四周。

突然发现这里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有人做饭,有人编筐,有人雕刻。

所有人都干着自己喜欢的事,这天地间永恒的宁静,没有争吵和战斗。

除却自然死亡外,亦没有死亡。

“我们该干正事了吧,”徐子墨说道。

他看着顾悦,问道:“你是单独去找你娘亲,还是跟着我们。”

“我娘亲在的地方我一个人不敢去,能不能让我先跟着你们,”顾悦回道。

“你想跟就跟着吧,不过我不保证你的安全,”徐子墨说道。

说完之后,他看着大智和尚,回道:“找涅槃珠吧。”

三人离开了这座城池后,来到了荒野之上。

只见大智和尚将他所谓的师祖道骨取了出来。

“你们给我护法,”大智和尚说道。

只见他将道骨放在面前,缓缓咬破自己的食指,将鲜血滴在道骨上。

那一刻,一股惊天的气势从道骨散发而出。

一道道五行八卦的太极图在其中演化着。

“应周天之变,刻大道之骨,”一道道轻吟从大智和尚口中念出。

他双手结着某种古老的印记,这道骨上演变着万物,十分的复杂。

其中的演变,甚至超过了徐子墨的天衍星盘。

许久之后,只见一股无名火从道骨上燃烧而起。

大智和尚猛然睁开双眼,只见他额头满是虚汗,深呼一口气。

“找到了,”大智和尚说道。

“你没事吧,”徐子墨问道。

“我没事,这是可惜了我们师祖的这根道骨,万载难遇啊,”大智和尚感慨道。

“涅槃珠在哪?”徐子墨问道。

“我刚刚隐隐约约看到一幅画面,神女宫,”大智和尚回道。

“神女宫?”旁边的顾悦惊叫了一声。

说道:“不会吧,我娘亲就在神女宫内。”

“你知道在哪?”徐子墨问道。

“这里的人都知道,神女宫是这里的至高,尘使们发号施令的地方,”顾悦回道。

“你们该不会要去神女宫吧。”

“和尚的话要是没错,应该就要去,”徐子墨说道。

“可是除了特定的日子外,神女宫是不对外开放的,”顾悦回道。

“据说那里是厌世神女居住的地方。”

“神话时代和莽荒时代都已经结束了,就连诸帝时代都进行了数百万年。

那厌世神女就算再强,也不活了这么久吧,”大智和尚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毕竟厌世神女是传闻中,神话时代的神灵,这中间相差的时间太久远了。

“可是在这里,从未有人敢挑战神女宫的威严,”顾悦有些担忧的说道。

“神女宫离这里远不远?”徐子墨问道。

“每个地方都有神女庙,听说神女庙可以直通神女宫,”顾悦回道。

“那就找这附近最近的神女庙吧,”徐子墨说道。

三人在城门口找人打听了一番,方才知道距离这不远,三公里外就有座神女庙。

附近几个城池的尘使平时都居住在那里。

三人朝北边走去,大约半个时辰后,徐子墨见到了传说中的神女庙。

这庙宇盖的十分磅礴大气。

四周全是蓝白色的,围墙的上方摆着许多的小雕像。

此刻,几名尘使正在门口进出着。

当三人朝神女庙进去时,被这几名尘使给拦了下来。

“现在不到祭拜时期,不得进入,”尘使平静的解释道。

“我们不是祭拜的,想去神女宫,”大智和尚回道。

“神女宫不接待闲人,”尘使摆摆手,说道。

“几位还是尽快离去吧。”

“我们要是一定要去呢,”徐子墨问道。

“说了不招待,便是不招待,”尘使淡淡的回道。

徐子墨看了大智和尚一眼。

只见大智和尚右手一抓,直接朝那尘使抓了过去。

尘使一惊,连忙后退几步想要逃离。

可惜大智和尚先发制人,直接将对方镇压在自己的掌下。

“有人闯神庙,”那尘使大喊一声,周身一股特殊的气势波动开。

紧接着只听一声声钟鸣响起。

无数股强势的威势自神庙中升腾而起,钟鸣不止,回荡在天际边。

“得,麻烦又来了,”徐子墨无奈的说道。

“不可避免,我们要涅槃珠,别人怎么可能甘心给,”大智和尚说道。

下一刻,只见数十道身影踏空而来,自神庙的内部飞了出来。

这些人皆是身穿尘使的红色长袍,一个个周身威势惊人。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