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归无突然笑了起来,笑声从小变大,最后变成狂笑。

他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蝼蚁!”

“你在我这里连蝼蚁都没资格做,就这样的你也敢妄想杀我,可笑!”

“你以为你能够将我逼出七皇子的体内,就可以杀我?我是杀不死的!我在你们眼里,就是云端无所不能,长生不死的仙,你要杀我,你这是自己找死!”

寂归无狂笑,也狂怒。

他的气息骤然沸腾起来。

实际上,他与七皇子为一体,是以他们的境界是相当的,毕竟是完融合的,而且寂归无也要夺舍七皇子的。

七皇子是开天境三级,他也是。

换言之,他们都与张扬境界一般无二的。

七皇子也是唯一一个在境界方面始终没有被张扬甩开的人。

寂归无也不例外。

可爱青春美少女抱西瓜夏日清凉图片

只是寂归无发狂了,一呼一吸之间,居然境界再突破,刹那之间就接连突破两个小境界,踏入开天境五级。

“杀我?”

“就你这种蝼蚁,也妄想杀我。”

“幼稚,愚蠢的土著,你们永远不会知道仙是怎样的存在,更加不会知道你们所谓的境界在我这里,根本就……”

他说不下去了。

因为张扬根本懒得跟他废话。

打就打,说那么多干什么。

嗖!

他完释放自己的力量。

咔嚓!

他真正的没有任何保留之后,就算是开天境三级,展现出来的力量也让一般的小无量瞳孔收缩,心头发颤的,直接撞破虚空,超乎想象的速度。

超过音速太多倍的速度,倏忽之间就到了寂归无的近前。

轰隆!

初窥镇魂圣力。

专门针对灵魂一类的无上手段。

寂归无狂归狂,魂是仙魂也没错,但他终究要与七皇子融合为一的,他终究是要夺舍七皇子的,所以他各种仙道的一切早已褪去,唯有完的放下,才能够新的成长,才能够按照他所想的成长为那至上唯一。

是以,真正的交锋,寂归无仍旧感到压力,他居然有点点反应不及,只是下意识的挥手打出去。

灭世手!

这是七皇子曾经使用过的秘术杀招,但是在他应用,更是不凡,手掌之间恍若有末日降临般,透着令人内心压抑的恐惧感。

可惜,这也没区别。

镇魂圣力打的是魂,而非对决的力量。

轰!

寂归无的残魂倏然炸开,化作几十个小团。

然而,下一刻,几十个小团的灵魂迅速的汇聚起来,再度组成寂归无的样子,只是比原来稍微显得更虚弱了一些。

“仙?也不怎么样嘛。”张扬道。

寂归无狞声道:“土著,你这是为自己招灾,我是杀不死的,而我不死,死的就只能是你!”

他仰首长啸,双手变化出各种各样的奇特指法,口中发出阵阵的呼啸声,透着某种特殊的韵律,最后他声动整条长街。

“吾魂历仙劫,合永夜之力,得日月精髓而成,无人可杀,无人能杀,吾终将成为永夜之下的浩瀚之主,吾将……”

砰!

张扬又是一拳打上去,还是镇魂圣力,再次将残魂打爆。

“吾吾,吾你个头啊。”

爆开的残魂再度凝聚。

砰!

张扬跟着又是一拳。

再聚。

砰!

再来一拳。

这么连续七拳,寂归无的残魂原本就像是风中残烛的,这下可好,仿佛要熄灭一样,整体都变得模糊,暗淡。

无论寂归无如何的狂言,如何的自诩不凡,他终究还是没能逃过镇魂圣力的打击,他终究只是一缕残魂,还是在永夜之下仅有部分仙道之妙的残魂而已。

“够了!”

终于,被一次次的暴打,让寂归无怒了,他狂吼:“愚蠢的土著,你惹怒我了,我……”

砰!

张扬上前就是一拳,再度将他打爆。

这次,寂归无碎裂的残魂没有马上汇聚,而是统统燃烧起来,有黑暗的火焰跳动着,彼此凝结在一起,化作一团炽烈的凶魂,还有奇诡的声音从其中发出来。

然后,令整个赤炎皇都都产生大恐惧,引发大恐慌的一幕出现了。

本来星月悬空的,顷刻间,黑暗侵蚀,星月退隐。

整个赤炎皇都都变得伸手不见五指,那是黑到令人心悸的黑暗,而且在黑暗中还有阴冷的风呼啸,让人不自觉地裹紧衣服。

这才是开始。

张扬等人所在的这条长街的尽头,幽暗的黑暗中浮现出一抹光,然后一个巨大的头颅从那尽头地平线下缓缓地抬起来。

巨首太过庞大,仿佛支撑了这黑暗的天地。

这巨型头部出现,顿时让所有赤炎皇都的人都有种身如蝼蚁,命比纸薄,随时都会被抹杀的错觉。

巨首面容如寂归无!

可怕的巨首睁开眼睛,刹那间,整个赤炎皇都都传来恐惧的尖叫,仿佛被魔仙盯上一样,让人畏惧到骨子里。

然后,跪地声传来。

别说其他人,就算是这条街道上的人都恐惧的“扑通扑通”的跪下去。

即便天才如金志龙,如炎赤火,如陆横空等人都心生大恐惧。

他们克服了对圣人的恐惧,却难以抗拒对于仙的畏惧。

他们尚且如此,更何况别人。

这一刻,张扬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异常。

早在归元境的时候,他就明悟无畏无惧,但那是源自于对于仙道的认识,对于仙也是凡的大道至理的明悟。

现在,他仍旧无畏无惧,可是他内心不怕,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在抖动,这让他很是别扭,很是不爽,但他却控制不住。

“无畏无惧,啧啧,面对本仙真身,仍可做到如此,你比七皇子还要更胜一筹,你让本仙很满意,也许夺舍你是更好地选择。”寂归无狞笑声回荡在夜空。

张扬心无惧,心无畏,血脉沸腾,血脉世界中的“霄”殿石猴睁眼,散发出来的是浓烈的杀意,可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在抖动。

“心无惧,身有畏,哈哈哈,生在浩瀚世界,你们骨子里,灵魂深处,早已烙印着对于仙要畏惧的根子,你空有心,而身不定,也是枉然。”寂归无大笑道,“你的身体在惧怕我,你的身体很诚实。”

张扬颤抖着仰起头,目光越过那残魂,看向地平线冒出来的巨首,对着那仿佛看穿万古,看透人心,惊惧人灵魂的眼睛,他低语道:“既然身有惧怕,那我便忘掉这身,忘掉我自己,忘掉一切,唯有心,心中唯我。”

寂归无脸色骤变。

张扬的声音也渐渐的变大:“忘掉了我,便是无我,无我自可……无敌!”

他的眼睛也变得愈发的明亮,脑海中再现葬仙渊中无头佛仙说过的那句话。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我心不动,一切皆为梦幻泡影。”

他的喃喃自语让寂归无脸色变得更难看。

作为来自大寂灭仙界的仙,曾经站在仙道第四个大境界巅峰的存在,他当然对佛仙一道有着极深的认识。

他吼道:“你理解错了,佛仙佛法佛道不是这么解释的。”

张扬咧嘴一笑:“我就是这般认为的,所以现在的我……无畏无惧,无我无敌!”

他的身体再也不颤抖。

他的脚步坚定。

他再度出手,盯着那恐怖的地平线巨首的目光,再次杀奔寂归无。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