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留在半空中的易天伸手对着那洞门一点,‘咔咔’一声巨响那洞门又缓缓隐没入山崖之中看不出丝毫痕迹来。

做完这些后易天才架起遁光朝着铁剑门的方向飞去,这次在屠戮的记忆中搜索到原来当年他降临此界是想借此打开两界的通道引魔气灌入天澜大陆。

一旦成功将此界魔化后那他的真魔界便又多了一个基点,就好比上灵界也需要数以百计的下灵界支撑才可以。

魔界灵界似乎为了争夺这些下灵界始终是争锋相对的,就好比自己霸占的地盘一样绝对不会允许对方肆意侵占的。

通过屠戮记忆中了解到这上灵界竟然还分为好几个,魔界不过是其中之一,但实力却是顶尖的,主要是魔界那些大圣的实力个个都十分强悍。

可上灵界的支撑点相对来说比之魔灵界更多,所以这也导致了灵界的潜力更大,只要有源源不断的飞升修士上去,灵界始终会压制魔界一筹。

而在屠戮记忆的最后易天才了解到天澜大陆因为有少量的魔气存在所以才会变成双方争夺的焦点。这其中屠戮也在此留下过自己的道统,那西荒的真魔宫就是其中一支。

另外在万里海域之中的血煞窟也可以算得上是其从属宗门,难怪当年那崔真真一眼就看穿了贺天雄的功法并道出了其宗门由来。

至于在东敖地界也有魔族道统的踪迹,如北面三派的白骨门和阴尸派都可以算得上是其分支吧。面对这些事情易天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妥善的处理下,为今之计只能暂时先同铁剑老人莫问天商议下再说了。

另外屠戮的记忆中还提到在阴尸派的百鬼窟中有一处曾经被打通过作为魔气注入的节点。虽不知道后来怎么会被封住的,但总会有稍许魔气泄露出来将那处变成了一块积阴之地,而阴尸派也是基于此才逐渐壮大起来的。

要想让阴尸派举宗迁徙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这其中牵扯的事情太多了,而且事关东敖六派的势力均衡。对此易天也是想了再三,决定至少要在大半宗门认可的情况下共同对阴尸派施压才行。

稍迟来到铁剑门宗门腹地之后易天找到驻守宗门的玄剑心通报过后才入的禁地与莫问天详谈此事。

中午的猫咪粉唇媚眼极致迷人

七天后玄灵派的南宫霸、白骨门的白骨魔和药谷的药老也都应邀到访,大家讨论过后才得出个折中的方案来。由其余五派共同对阴尸派施压劝其举宗北迁,随后将阴尸派中拿出魔气泄漏之所完封印起来。

事后便看到五道灵光从铁剑派禁地飞出为首的玄剑心,此时他完代表着铁剑老人的意志,但主事的还是易天,至于其他三人在商议过后都出奇的保持意见一致。

易天看在心里初初觉得有点奇怪,不过转瞬便想明白了,这次太荒山的事情搞得那么大,死伤不少。不单是东敖六派更加上十万大山中的万鹰王及中州势力都卷了进来,想必众人一早就了解到那事情的进展了。

现如今阴尸派的事情不过是太荒山事端的延续罢了,在这个节骨眼上相信也没人敢直接跳出来和修真界大势唱反调吧。至于阴尸派的态度那就由不得他们了。虽然易天是这么想的,可这接下去交涉的事情决计不好办。

临行之前莫问天只是稍作提点,其中还有提到阴尸派宗门内除了阴尸老鬼外应该还有个‘活死人’是柯蛮子的师傅,只是近几百年不见踪影怕是在宗内闭死关吧,所以才渐渐被世人所遗忘了,可在老一辈元婴修士的记忆中此人倒是极端辣手的存在。

那阴尸老鬼就是傅珂成的师傅,早在多年之前就被其炼制成了元婴期的炼尸。当年交手之时要不是阴尸老鬼仅存的元婴残魂作祟自己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将其灭杀的。

说到底这些个东敖六派都多多少少有点底蕴在,哪怕是只有一位元婴修士的药谷,易天可不认为真的只有一位存在,说不得如果叫他们举宗搬迁的话不知哪里又会冒出个老怪物来。

无位元婴修士共同出动声势浩大,而且这次是堂而皇之的前去阴尸派,所以大家也都没有避嫌。只是这一路上飞行过去将四周来来往往各大宗门及散修都镇住了。

五人的灵压波动混合在一起倒是让不少低阶修士远远望见后都吓得不敢动弹,少数修为偏弱的修士在头顶那股强大的灵力波动掠过之后都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不消半日时光易天便远远遥见阴尸派的山门所在,稍后山门内的低阶弟子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数道强力的灵压波动镇住了。

现今阴尸派明面上唯一的元婴修士柯蛮子一早便发现了异状,刚飞到空中后便看到远处的五道遁光瞬间就至,一闪过后就被围在了中间。

柯蛮子脸色不善强忍住怒气问道:“诸位道友不请自来我阴尸派,是何用意?”

此事虽是易天挑的头,但也是取得了铁剑老人的支持。但主事的人还是玄剑心,只见他缓缓飞上前来和柯蛮子拱手一礼道:“在下代表东敖五派相与阴尸派的话事人有要事相商。”

面对着这般先礼后兵的态度柯蛮子一时也不好发作,只是淡淡道,那就请五位到鄙派大殿内祥议吧。

说完便一扭头落下云头,众人转头看了看后便依次跟了下去。

稍后阴尸派大殿之中六排首脑分两排五对一坐着,打头的玄剑心拿出一份玉简来递与柯蛮子。后者接过那玉简后用神识仔细读了一下瞬间一张黑脸涨得通红起来。

待到半刻后柯蛮子读完卷宗脸上变得更加阴沉了,可面对东敖五派同时施压半天才憋出句话来道:“此事事关重大,可否容在下斟酌一番再说。”

说完柯蛮子发现面前诸人纷纷转过头来用目光扫了下易天,心中一愣后才明白过来这次明面上是玄剑心主事,实际上还是眼前这位说了算。

易天双眼闪过一丝灵光后便朝着殿内空地处拱手行礼道:“来之时铁剑师兄就嘱咐我凡事有商有量,遇到柯宗主犹豫不决时可以直接询问其师傅‘活死人’前辈。”

话一说完只见那空处渐渐现出一道虚影,随后慢慢由虚化实,一声苍老的话语同时响起道:“当年东敖玄阳派宗主云忠正在你这般岁数都未必有此修为,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