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过那条信息后,小林经理对吴董事长说到:

“那边有了新动作。看来我们的计划要提前了。”

“哦。什么新动作?”

小林经理将刚收到的那条信息转发给了吴董事长。还未等对方查看,已经开口解释到:

“我派人一直盯着道达美病房里的那个叫阿仔的家伙。刚刚收到消息,阿仔通知了他手下的那帮子小喽啰们,下周去医院接应道达美出院。

时间就在七天后。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看来现在就要开始做准备了。”

按照之前调查处与市督卫总所一起制定的抓捕方案,行动时间是道达美出院当天。通过医院那边反馈回来的治疗进度,距离现在大约还有两周时间。

可现在,一方面是道达美打算提前偷偷出院,另一方面则是逮捕地点也发生了变化。可以说,之前制定好的抓捕方案需要部推倒重来。

一想到比预计的抓捕时间提前了一周,小林经理心里就有些打鼓。

事情的发展却是完没有按照之前预定好的路线展开。继续沿用之前的方案明显已经不可能。但调查处与市督卫总所可不是他们能随意调动的。

现在,不但事先计划好的抓捕地点变了,就连行动时间也足足提前了一周。小林经理很担心那两处会因此生出什么不满情绪。

白纱裙美女赤脚漫步海边浪漫写真

毕竟,为了抓一个道达美得罪两个厉害的实权部门,怎么想都不太合算。

他将自己的这一担忧告诉了董事长,对方却是并不以为然。表示会亲自前去沟通打点。

第二天,小林经理就收到了吴董事长发来的准确消息。行动的时间已经与那两家商议好,就定在道达美安排手下接应他出院的前一天。

与这个消息一同传来的,还有董事长的另外一个安排。

小林经理可以看出,这个安排是董事长为了特意讨好那位会长所做的。

虽然,他对董事长的这一拍马屁的行为并不太看好。但他也只是在无奈的摇了摇头后,将通讯器放回到了自己的口袋中。

六天后。

白小满终于伸手关了掉床头已经响了快一分钟的闹钟。一扯被子,蒙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两秒钟之后,被子又被再次掀开。白小满闭着眼睛,极不情愿的撑着身子,靠坐在了床头上。

也许是少了被子提供的那一点温暖。刻意被她调低了的室内温度,在这个时候倒是成了起床的最好助力。

微凉的室温好歹还是让她清醒了一些。白小满终究还是只能揉着头发下了床,朦胧着一双眼往浴室走去。

直到花洒温热的水流落下,白小满麻木的眼瞳里这才多了几分神采。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她才想起自己今天起的如此早的原因。

一想到小林经理安排的早会时间,白小满也只能狠狠揉了几把头上的泡沫。

随后就听她小声嘟囔到:

“造了什么孽,怎么就遇到这样一个失眠的老家伙。”

昨天下午,依旧是那个熟悉的时间点。

在公司内部办公系统里,小林经理的头像又一次在下班前五分钟,在每一位小组长的对话栏里闪动了起来。

虽然这一次并不是要召开什么下班前的临时会议,但看到那个通知的小组长们,脸色却是比上一次召开临时会议时还要难看。

通知打开,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张极其简陋且老派的电子卡片。

浅粉与米白相间隔的斜杠底纹。四周点缀着不知从哪个素材网站里找来的玫瑰花枝矢量图。其模糊的像素与艳俗的配色,更是让人不忍直视。

这份明显是临时随意下载的免费卡片上,在抬头处用花体字写着一个单词vitation。

这是一封由小林经理发出的餐会的邀请函。

按理说,衣着体面,有吃有喝的餐会向来很受欢迎。但大客户服务部的小组长们,看着其上的时间,就是一阵头大。

就在邀请函的最下方面,用明显加粗且放大了一号的字体写着——6:00a。

早晨六点。一想到这个时间,白小满再一次狠狠的搓了搓身上的泡沫。

出了淋浴间,吹着头发,抬眼看了看面前镜子上显示的时间。早晨五点二十五。

离那个在公司会议室里搞的破餐会还有不到四十分钟的时间,白小满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心里已经开始了对小林经理的提前问候。

小林那老家伙,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大清早在会议室搞餐会?

真不知道他是想搞餐会,还是想搞他们这些苦命的小组长。

再一次感叹了一句赚钱不易后,白小满已经转出了浴室,准备换衣服出门。

有什么办法呢,老大都发话了,难道还不能不去吗?

算了,看在有免费早餐的份上,就不和那种失眠老人计较太多了。

就这样,白小满一路幻想着摆满了各式早餐与鲜花的会议室。将怨念转化成期待,终于督促着自己按时到达了公司。

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期待破灭的速度也太快了点。

待她与其他小组长们一同走入了餐会现场,那间走廊尽头的大会议室。迎接他们的并不是什么漂亮的鲜花与蛋糕。

没有热气腾腾的咖啡,也没有穿着燕尾服的侍者。空荡荡的会议室里,甚至连中央温控系统的开关都还没有打开。

冷冰冰的房间里,众人只看到那张流线型的不规则大会议桌上,放着两个大大的纸箱。

而本次餐会的发起者小林经理,此刻正笑容满面的站在那纸箱旁。

见众人前后脚进了会议室,小林经理看了看时间,刚好六点。

满意的点了点头后,他指着那两个大纸箱,笑着对小组长们说到:

“一人一个面包,一瓶牛奶。不够的,可以多拿几份。大家随意,随意。”

顺着小林经理手指的方向看去。所有人这才愕然发现,这个早晨六点就要到公司的所谓餐会,尽然只为他们准备了一箱面包与一箱牛奶。

白小满看着那无比眼熟的纸箱包装,更是有些无语。那明显就是公司茶水吧里常备的面包与牛奶。

至少也把里面的食物倒出来啊。

白小满苦笑摇头。

还真是一点掩饰都懒得做啊。这样直接的上纸箱,真的好吗?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