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久之后,柳清浩才道“实不相瞒,何老你已经见过家师了!”

“见过了?”何老有些诧异的看着柳清浩,然后脑海中飞快的搜寻着那些名震唐国的炼器大师。

一边搜寻,何老口中一边喃喃自语,一双精亮的眸子,也随着他的思绪起伏,开始滴溜溜转动起来。

过了半晌,何老才突然抬起头道“令师可是尧山剑王齐大师?”

柳清浩笑着摇摇头,算是否定了何老的猜测。

“难道是紫火城的‘紫火圣手’木大师?”何老低头想了一会,又抬起头问道。

柳清浩依旧微笑摇头,再次否定了何老的猜测。

“难道是玉水湖畔的玉水仙人玉大师?”

柳清浩摇头,笑容更加灿烂了。

“该不会是落云峰上的那个老怪……呃,老先生……鬼大师吧?”何老本是要说老怪物的,但话到嘴边却觉得不妥,临时又改了口。

柳清浩再次摇头,笑容诡异的看着何老。

一连猜了好几个炼器大师,却都被柳清浩否定了,何老不由悻悻的叹了口气“貌似能有资格当你的师父的人,也就这几个了,可怎么都不是呢?”

清丽少女桃腮杏脸着木耳裙美照

在何老看来,柳清浩既然能炼制出达到二阶巅峰的战兵,而且还拥有那样炉火纯青的炼器之术以及战魂印的铭刻之法,说明其师父一定是炼器界宗师级别的存在,一定在唐国有很大名声。

但何老几乎将唐国能数得上名的炼器大师都猜了一遍,却依然没有一个是柳清浩的师父。这让何老不仅心中疑惑,暗道,难不成柳老弟的师父真是一位隐士高人?

心中狐疑之下,不由苦笑道“柳老弟,恕老哥我见识短浅,能叫得上名的炼器大师,也就只听过这么多了。既然这些人都不是,那还请柳老弟直接告诉我吧。”

柳清浩嘿嘿一笑,有种小孩子做坏事的暗喜。接着,他目光一转,便看向了傲苍笙。

何老不明所以,顺着柳清浩的视线看了过去,见他看的是傲苍笙,便奇怪道“柳老弟的意思是,傲公子和你是一个门下出来的?”

柳清浩摇摇头,没有说话,目光却依旧看着傲苍笙。

何老眉头高皱,若有所思的捋了捋雪白的胡须,又道“柳老弟的意思是,傲公子知道令师是谁?”

柳清浩点点头,道“这个说法是对的,但并不是我的意思。”

何老长叹一口气,不再去看柳清浩,而是也想柳清浩一样,将目光停在了傲苍笙的身上。

加上那五个大汉的怪异目光,此时,傲苍笙身上正有七双眼睛在围着他转。这种感觉,让傲苍笙很是不舒服,就仿佛自己没穿衣服一样,正被别人窥视着。

过了许久,何老似乎想到了什么。一双老眼倏然开阖,原本浑浊暗淡的眸子,突然射出一道精光。

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柳清浩,小心翼翼道“柳老弟的意思,该不会是说,傲公子就是令师吧?”

何老之所以会产生这样荒谬的念头,乃是因为,他忽然想起了柳清浩和傲苍笙各自的炼器手法。

虽说刚才傲苍笙的炼器手法和柳清浩有些区别,而且傲苍笙曾将器坯十三煅,柳清浩只能九煅。

但若仔细将二人的炼器之术所对比,何老却惊奇的现,这两人的炼器之术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仿佛如出一辙一般。

正是有了这个现,何老才会忍不住将这个荒谬的念头说了出来。他虽对此很是奇怪,但心中却依旧不相信这是真的。

然而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何老说出这句话后,柳清浩竟笑着点了点头,直接承认了这个猜测。

“咔嚓——”

话音方落,何老等人立时下巴摔碎了一地。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傲苍笙会是柳清浩的师父。

傲苍笙现在才多大?柳清浩多大了?傲苍笙竟然能是柳清浩的师父,这让人怎么相信。

但现在事实就是这样,这是柳清浩亲自承认的,那就不会有假。按照这个说法,再看柳清浩和傲苍笙的一举一动,何老这才明白,柳清浩为何会对傲苍笙处处透着尊敬。

呆呆凝视傲苍笙良久,何老才回过神道“傲公子,刚才老夫有什么不敬之处,还请傲公子不要往心里去!”

傲苍笙摇摇头,笑道“何老客气了!”

说话间,那五个大汉已经纷纷围到了傲苍笙的周围。这五人均露出一副诚恳真挚钦佩无限的表情,含情脉脉的看着傲苍笙。

一看到这样诡异的眼神,傲苍笙立时吓了一跳,道“五位大哥,你们干嘛要这样看着我?”

五个大汉闻言齐齐躬身行礼,一副虔诚至极的样子道“傲公子,我想拜你为师!”

面对五人一起拜师,傲苍笙的头皮立时就开始麻了。柳清浩这么一个徒弟,他都没机会教。现在一下子多出五个,他还有可能武修吗?

一想到这里,傲苍笙急忙向何老递了一个眼色道“既然考核已经结束,那晚辈也就不多打扰了,战天府这么繁忙,何老你忙你的吧,我先走了!”

说着,抓起那柄白色长剑,一溜烟便冲出了炼器大厅。

这一边,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时怎么回事呢,傲苍笙便风卷落叶般,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这不仅又让何老暗暗赞叹,傲苍笙脚底抹油的功夫,也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看着傲苍笙“唰”的一声没了影子,那五个大汉只好又将虔诚表情对准了柳清浩。傲苍笙不收他们做徒弟,若能拜傲苍笙的徒弟为师,那也是赚了。

柳清浩“……”

傲苍笙刚一出战天府,蛮坐便兴冲冲的迎了上来。本欲询问傲苍笙有没有通过考核,但一抬头间,却被他手中那柄雪白色的长剑所吸引。

“我靠!你怎么又多了一把剑?这把剑跟你那柄黑剑应该不相上下吧?”蛮坐双眼冒光,盯着雪白色的长剑暗暗赞叹,时不时在瞧瞧傲苍笙背上的那柄黑色长剑。

随着蛮坐一脸贪婪的盯着那柄雪色长剑,月霜等人的目光也开始泛起了惊异的精光。

这四人中,月霜和晏殊的兵器都是剑,他们自然对剑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现在看到傲苍笙手中的那柄雪色长剑,两人均不由心中一动,都开始有些喜欢这柄长剑了。

只一眼,月霜和晏殊就可以看出,这柄雪色长剑的级别,绝对要比自己的战兵高许多。

不光如此,这柄长剑的炼制也颇为完美,仿佛白璧无瑕,让人看一眼便会打心眼里喜欢。

“小子,这柄战兵该不会是战天府送给你的吧?”蛮坐盯了那柄剑许久,才有些惊异的问道。在他看来,这样高阶的战兵,除了战天府能够炼制出之外,天武城应该很少有人能够炼制了。

傲苍笙嘿嘿一笑,道“我说是我自己炼制的,你信吗?”

“我呸!真是臭不要脸!”蛮坐露出一个恶心的表情,对傲苍笙鄙夷道“不是老蛮我瞧不起你,以你的炼器水平,至多也就做一个炼器童子!你穷其一生能炼出这样一柄剑,那就算是厉害的没边了!”

不光蛮坐不相信傲苍笙的话,就连月霜等人也不相信,这柄战兵是傲苍笙炼制成的。

虽说傲苍笙是柳清浩的师父,但月霜并不认为,他的炼器水平就有多么厉害。

可这柄剑如果不是傲苍笙或柳清浩炼制的,那就一定是出自战天府炼器师之手。这样一来,月霜又开始疑惑起来。傲苍笙初来战天府,战天府为何要送他如此重的见面礼?

几人正说着,柳清浩也从战天府里面走了出来。他后面还跟着五个大汉,都一副虔诚恭敬的样子,在和柳清浩聊着什么。

直到柳清浩走出战天府的大门,那五个大汉这才乐呵呵的向柳清浩弯腰拱手“柳大师,咱们可是说好了,等明天……”

那人话音未落,脑门上已经吃了身旁粗眉大汉的一个巴掌。那人不明所以,正要作。却见粗眉大汉乐呵呵的朝柳清浩道“师父,等明天到了战天府,你一定要教我们炼器之术啊!”

一句话说完,其他人这才纷纷醒悟,赶忙重新朝柳清浩说道“对啊,师父!明天你一定要教我们炼器之术!”

柳清浩苦笑着摇摇头,朝那五人摆摆手“行!你们先回去吧!”

见柳清浩答应了,那五人再次一躬身,朝柳清浩和傲苍笙齐齐施了一礼。临走之际,还不忘朝傲苍笙问好“师祖,咱们后会有期!”

这一幕,直瞧得月霜等人双眼一脸蒙圈,蛮坐更是彻底瘫在了当场。

“这是怎么回事?”望着远去的五个大汉,傲苍笙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

柳清浩一脸沮丧道“还不是你老人家干的好事!你不收他们,他们只能找我了。”“这些家伙一个个修为都比我好,却一个个都是死缠烂打的主。我不叫他们炼器,他们根本不放我走,我有什么办法!”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