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杀手尚未死透,街道上又一道身影疯狂扑来,手中的西洋长刀刺出了朵朵银辉!

这是一个身着轻型铠甲的西方男子,戴着护面的金属面具,身材高大,招式华丽且实用,出刀迅猛而刁钻,唯一的弱点是……太慢!

林风与这名男子轻松周旋,像不倒翁一样,任凭他费尽心机攻击,站在原地连步子都没动一下,只是在轻松闪避,留下重重幻影。

几十招下来,男子出刀的动作越来越慢,面具下的脸已汗流不止,狼狈的样子哪里还像个武士。

“就这点能耐?”林风笑眯眯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这名男子的西洋刀。

咔嚓!

西洋刀应声断成两截,林风随即一扬手,那半截刀刃射向男子心口,刀锋穿透铠甲,“噗”的一下,洞穿了心脏!从背后钻出!

巨大的惯性力量将男子推出几米远,仰面倒在大街上。

林风回头,看向橱窗里瑟瑟发抖的小女孩,冲她招了招手。

女孩畏畏缩缩走下高脚凳,把手伸出来,被林风牵着,一大一小两道身影,继续朝搏斗馆走去。

“叫什么名字?”林风边走边问。

女孩摇头,她抬起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波波头纯妹子白丝美腿俏皮卖萌吊带香肌写真图片

“不会说话?”林风手指暗中变幻方位,落在女孩的脉上,边走边测,目光渐渐显出异样!

这女孩脉象显示,体内有残毒,正想深入查看时,前方街道上,出现了四名膀大腰圆的佣兵!

“站在这里,数到十你就过来。”林风松开女孩的手,独自迎上那四名拦路虎。

这四个佣兵皆是黑人,穿着花衬衫,花裤衩,手上握着一柄狰狞宽大的狗腿子刀。

狗腿子刀又称斩首刀,刀锋异常犀利,一刀能砍下一颗牛头,原产于尼泊尔,通过雇佣兵流传到非洲,在西非北非部落中,只有最勇猛的猎手才有资格使用狗腿子刀。

四名黑人眼神嗜血,手臂上的肌肉显出了极强的爆发力,充满了原始的力量。

林风依然是空着手,朝那四人健步走去。“哈——”四名黑人同时怒吼着,卷起四道乌芒,发足狂奔,高高举起手中弯刀,杀向林风。

白色身影一闪,林风迎头而去,只见一片眼花缭乱的刀影划过,四人如被割喉的鸡,扑腾着部倒下!

每个人的脖子都喷出一蓬粘稠的血来,脑袋几乎被刀锋割下了。

几名橱窗里的金发女郎惊声尖叫,马上又捂住了嘴巴。

身后,那名女孩绕过尸体,来到了林风身边,看着他,递出了手。

“很乖,你会不会写字?”林风牵着她继续往前。

女孩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那就是识字不多?我没猜错吧?”林风笑问。

女孩点头。

“明白了,你的事稍后再说……”林风看到,前方又出现了一个人,那是一名戴着牛仔帽的金发男子,抱臂站立在街道中央,腰间挂着一只古老的火枪。

两人再次分开手,女孩很机警地躲到了街边一根柱子后头。

“你的动作很快,能快过枪吗?”金发男子拔出腰间火枪,隔着十几步,指着林风。

一丝戏谑的笑容出现在他的嘴角,同样的笑容,也出现在了林风脸上。

“试试看。”话音刚起,他的身影突然地就在对手眼中消失。

金发男子疾速拔枪,刚刚举起枪,却不知道刚往哪里打,视野中完失去了目标,犹豫了半秒不到,咔嚓一声脆响,他的手腕被一股无法抵抗的外力扭断,枪口诡异调转方向,指向了他自己的脑门!

“轰!”火药烟雾蓬起,金发男子一张脸焦黑无比,额头一个血窟窿洞穿了大脑,仰面倒下。

林风缓缓挪步,向前走了几步,等待身后的小女孩追赶上来。

前方,再没有阻挡了,搏斗馆就在眼前。

两人踏入馆中,里面热闹的喧嚣声扑面而来。

这个面积几百平米的场馆内,楼上楼下此时已坐满了人,男男女女,加起来有上千人,吵吵嚷嚷,烟雾弥漫,碰杯声谈笑声映着一张张肆意作乐的面孔,如同一幅巨大的浮世绘。

场馆中央一块长方形擂台上,光线有些阴暗,但那里,却有一把豪华的欧式宫廷座椅,如王座一般,屹立在台上。

“我来了,风少……”海四德一路小跑冲进了场馆,沿路所过,提心吊胆,幸好没有其他人阻挡。

林风点点头,“带她找个位置坐。”

将这个女孩交给海四德,林风吞下一颗五行丹,直奔主题,缓缓走上了擂台。

整个大厅中喧嚣吵闹的气氛渐渐平息下来了,无数的目光聚焦到他身上,不用想,也猜到了他的身份。

眼前这个黑西裤白衬衫,不打领带的青年,就是伊甸园的主人亚当?

太年轻了!

也就二十出头吧!他居然敢挑战四大佣兵王之一的罗睺王!

二楼几处包厢里,此时响起低声私语。

“此子看上去平平无奇,怕是要栽在李西洲手上……”一名身着长衫的中年男人站立在左侧一个包厢里。

旁边坐着的白须老人却摇头笑道:“恰恰相反,向明啊,依我看,他是深不可测,几乎达到那种层次了……”

“白老的意思是……天人合一?”向明大吃一惊。

“没错,所以别说是李西洲,就算是霸主来了,鹿死谁手也未可知,除非有神级降临,才能压制!”白老微笑点头。

向明说不出话来,天人合一的境界,多少古武者为之神往的层次,今天居然亲眼目睹,必须睁大眼睛,不能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右侧包厢,几道目光同样落在林风身上,不同的是,他们眼神中流露出来的不是欣赏,而是嫉恨和不屑!

“千鹤君,你的敌人如果能活着走下擂台,就交给我吧,我会让他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武道!”一身黑白条纹和服的男子歪着嘴,端起了面前的酒壶,“但我想他没有机会了!”

宫千鹤眼神阴狠,低头说道:“一切就拜托阁下了!”

他在华夏被林风挫败,丢了影忍的面子不说,还被柳瞳鄙视,这一次无论是借谁的手,都要把林风杀死在岛上!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