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了一个懒腰,依旧毫无头绪的简仁站起了身。她准备去茶水间泡杯咖啡,拯救一下因睡眠不足已有些开始混沌不清的大脑。

一回头,无意间瞥见加莉娜的电脑屏幕。这位在她印象里热衷于八卦的亲切大姐,此时正一边在屏幕上播放的着不知道是什么的视频文件,一边玩着小窗里的无脑小游戏。

简仁正有些好奇那类似访谈的视频文件是什么,就看到屏幕上的视频里开始滚动播放片尾的各种演职人员信息。

而在简短的一串姓名滚动后,画面中出现了一个朴素的标题:案情实录。

简仁立刻知道了屏幕上播放的视频是什么。她在翻阅卫所系统内的资料库时,见过这个名字。

那是世界联盟督卫总部,每年都会针对内部下属各个卫所推出的一个系列纪录片。里面收集了在去年一年中,世界各个地区的重案要案破案实录。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视频正好播放完了,加莉娜似乎感觉到了来着身后的注视目光。她回过头来,看向简仁。

见对方注意到自己窥屏的举动,简仁有些不好意思,微红着一张脸,有些局促的举了举手中拿着的咖啡杯。

加莉娜没有丝毫不悦的表情,回身在屏幕上一点,便按下了暂停键。取下耳机后,再次转头说到:

“要去咖啡一下吗?我也去。”

说着也不等简仁回答,已经站起身拿起了她那只可爱的陶瓷杯。

走在去茶水间的路上,加莉娜一手拿着那只明显是圣诞节限定的咖啡杯,一手挽着简仁,似乎心情很不错。

清纯长发美少女森林麋鹿唯美写真清新动人

见她笑的一脸灿烂,简仁忍不住问到:

“有什么好事吗?这么高兴。”

加莉娜发出一声满足的轻微感叹后,笑着说到:

“嘿嘿,我卡了很久的一关刚刚终于打过了。我现在可是进了我们地区排名的前一万。”

听了这话,并不懂游戏的简仁不知道这个一万到底是个什么水准,笑着说到:

“一万就这么高兴。还以为你是因为看到了什么有趣的案子才这么开心呢。”

一听简仁如此说,加莉娜就知道这是一个游戏小白。到也不介意她对一万这个高级排名的误解,笑嘻嘻回答到:

“你不懂,不和你说这个。

至于看的那些案子嘛,虽算不上有趣。但世界联盟每年出的这个系列纪录片还是很有看头的。

对了,那里面的案子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简仁初来卫所,虽然知道有这个系列的存在,但还没有真正看过。于是,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猜测到:

“难道里面的案子,是杀人这种重罪?”

加莉娜摇头。

“不对,小偷小摸这种有时也会有。”

“那是什么共同点?我好像猜不到。”

因为没睡醒的关系,简仁的兴致本就不高,便直接问到。

加莉娜却是对她灿烂一笑,神秘兮兮的说出了四个字:“都是奇案。”

“奇案?怎么个奇法?”

简仁立刻被这个话题勾起了好奇心。却听加莉娜画风一转,继续说到: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奇案。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奇怪的案件。”

“奇怪的案件?”

简仁被说的有些糊涂,她不知道奇案与奇怪的案件之间到底又什么区别。转头看向加莉娜,希望可以从她口中知道这个答案。就听她说到:

“对,就是奇怪的案件。

那里面大部分案子一开始都毫无头绪。后来发现,其实是犯罪分子用了一些比较少见或者特殊的作案手法才完成了案件。

而这些手法本身呢,大多并非有多高明。所以算不上什么惊世骇俗的奇案。

但他们虽然不高明,甚至只是用来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一些物品作为辅助。却是常常令办案人员在一开始时很难想到。

就像魔术一样,不知道原理时百思不得其解。可看过原理后,反倒又一种失望的情绪,原来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东西。

所以,我就把他们这种并不高明却又罕见的手法定义为奇怪的案子。”

听完加莉娜这个同样有些古怪的介绍,简仁倒是来了兴趣。

“听你这么说,感觉很有意思的样子。似乎还能学不少东西。”

这时,两人以走到了茶水间。加莉娜松开拉着简仁的手,走到了咖啡机前。一边操作一边说到:

“还算不错,专业性和可看度都很高。嗯,你要是感兴趣,可以当成现实版的刑侦剧来看。

当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各地在上报案件给素材收集组时故意渲染气氛,很多案件都感觉很是奇特。

名字也取的古里古怪,什么《死亡黑森林》、《最后一只手》、《今天自杀》。反正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资料纪录片该有的名字。

不过名字虽然狗血了一些。但其中有些案子还是蛮震撼的。你完想不到,同样作为人类,有的人对待他人和自己可以到达怎样恐怖的程度。

对了,虽然我刚才说里面的很多作案有些古怪,但总的说来手法还是算的上巧妙。另外,办案人员破案的思路也是一绝。

对于你这样的新人小白来说,还是很值得一看的。

不仅能学到许多破案思路,还能学会很多奇特的杀人手法哦。”

简仁有点好笑,不知道自己干嘛要学什么奇特的杀人手法。

“被你说的还蛮好奇。可是听起来都挺诡异的,看完会不会晚上害怕啊。”

说着简仁就见加莉娜向她伸出了手,她愣了愣,才有些局促的将手中的咖啡杯递了过去。

加莉娜接过她的杯子,熟练的操作起咖啡机,似乎是没有听到她刚才的问题。待咖啡机操作好,她又喝了口自己那杯加了一层的咖啡后,才舔了舔嘴唇,满足的说到:

“这个你放心,能上那个系列的,都是已经破获并抓捕住凶手的案子。

每一个案件结束,就会在屏幕上打出,嫌疑人于哪年哪月哪日x卫所抓获,判了多久多久,现在在哪儿服刑。

看了这段字幕你就会发现满满都是安感了。

说起来,这又不是教育片。搞不懂导演组为什么还要搞这些具有警示意味的东西。难道是怕我们这些督卫们模仿作案不成?”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