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

“您好,我是摄制七组的PD王太卡。我想问一下白贤xi过几天的拍摄问题。就是《咆哮》的MV。”

王太卡开着车,装模作样的打电话:“不知道具体时间的安排,而且有些事情我也想和白贤xi说一下。”

“哦,可能要推迟了?生病了?那没事。”王太卡附和着:“不知道白贤xi在哪个医院呢?我总有些事情要当面说。好,我知道你的顾虑。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内部员工号,还有我的电话,你查一下就知道真假了。”

片刻后,王太卡点点头:“哦,三星医院,好的知道了。谢谢。”

挂断了电话,王太卡继续开车,车速不是很快。比起他急匆匆的从医院离开,这样的速度倒是一点也不急促。

三星医院,熟悉的很啊。毕竟是大公司的医院,就是让人信任。这么多偶像有什么事情,都往这边跑。

王太卡一脸的平静,只是心里想着,自己要怎么办。

可惜,自己注定是当不了什么好人,只能当一个恶人了。

一路无话,王太卡直接到了医院。

他根本都不用去查什么,医院外就有很多消息灵通的粉丝,已经在外面等候了。

王太卡随便一打听,就知道在哪了。不得不说这群粉丝要是认真起来,真的是无所不能。

室内白色基调早安少女纯净如水清新写真

借助工作的身份,王太卡轻松的越过了安保人员,慢慢悠悠的走到了病房附近。

可是在病房门口,王太卡却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帕布?”

“是帕尼!阿一古……”帕尼下意识的说了一句,然后好像忽然反应过来,转过头见到是王太卡,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怎么了?”王太卡问道:“要是惊讶,应该是我更惊讶一点才对。”

“欧巴怎么到这来了?”帕尼站在门口,露出了尴尬的表情:“来看人?”

王太卡笑了笑,露出森森白牙:“当然,看人。也……看戏。还演戏。”

“欧巴你还真的是一如既往的神神叨叨。”帕尼说道:“额……不过……要不然欧巴等一会?”

王太卡笑着问道:“没想到帕尼xi和白贤xi的关系这么好,居然来看望。也对,毕竟是一个公司的,家族爱嘛。额……话说,怎么不进去呢?一个人在外面?”

帕尼抿抿嘴:“我就是出来接个电话,然后透透气。嗯,这样。”

王太卡幽幽一笑:“别人我猜不出来,但是……努娜现在应该在病房里面吧?”

帕尼一怔,随即苦笑:“欧巴你既然猜到了,就别逗我了。而且欧巴你也别误会,是她知道白贤住院了之后,觉得要来看望一下。所以……我就被拉着跟过来了,这样是不是很合理?”

王太卡没有笑:“非常合理。”

“欧巴你真的别误会……”帕尼看来不知道今天在公司的事情,除了徐贤算是捅破了一个窟窿以外,其余人还是蒙在鼓里。

就像现在的帕尼,估计还以为王太卡和泰妍白贤之间,还有什么复杂的三角关系呢。

王太卡倒是没在意,只是说道:“就你们两个?不会太孤单了?”

“额,就我们两个。”帕尼很无奈,但是也只能实话实说:“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回去之后,兴致都不是很高。本来都是要休息了,她忽然拉着我过来,我也没办法。”

“哦,这样啊。”王太卡点点头,不气不恼,反而说道:“那就劳烦帕尼xi进去说一下,就说王太卡来了,来看望一下。”

帕尼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只能点点头,然后转身进入到了病房里。

王太卡走到走廊的窗户前,顺着窗户往外看,没有什么表情。

不出意外,病房里果然传来了噪音。白贤似乎在说什么,情绪激动。泰妍的声音也传来,像是在安抚又像是在保证。帕尼在旁边也劝着什么。

只是隐隐约约能听到,不过王太卡也没有去偷听的想法。毕竟……早晚都得出来。

瞳孔中倒映着一辆车进入医院的画面,王太卡嘴角勾起一丝笑容,随后又迅速暗淡。

“不行,我还是太着急了。不能功亏一篑啊!”

脸上凝重的表情一闪而过,王太卡忽然咬牙切齿起来,连情绪也快速变得激动。让熟人一看,还以为这个人是躁郁症病发了一样。

终于,病房的门打开。白贤慢慢的走了出来,而旁边则是泰妍在搀扶。帕尼站在后面干着急,她都搞不懂到底是什么情况了!泰妍到底是和王太卡有关系了,还是和白贤没有断开呢?怎么这么乱啊!

王太卡看到白贤,咧咧嘴:“看来你忘记了我对你的警告。”

“看来你也忘记了我对你说过的话。”白贤不甘示弱:“如果你觉得你只想会拳头征服一个人,那随你吧。但是我告诉你,我不是之前那个胆小怕事的人了。永远也不是了。”

泰妍则是站在旁边,一只手搀扶着白贤,然后问道:“王太卡,你因为Victoria所以打了白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太卡笑了:“白贤没有跟你说吗?”

白贤说道:“我还不会去做那种添油加醋打小报告的事情。王太卡,你别小看我了。”

泰妍看了看白贤,又看向王太卡:“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是在……责备我?你们复合了?”王太卡问道。

“没有,但是不管怎么说,也还是亲故,也还是同事。这种事我不可能不管的。”泰妍说道:“我只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白贤笑了:“努娜你还想维持那种善意的谎言吗?王太卡,我告诉你,努娜是来帮你求情的。她怕我把事情闹大,所以帮你说好话。你打完了人,不顾后果,却需要努娜来帮你承担,你凭什么?”

泰妍一蹙眉:“白贤,你……”

“努娜,就让我说吧。如果我不说,他还真以为我是不敢招惹他,所以才忍气吞声。呵,我不是怕,我只是看在努娜的骗子上!”白贤盯着王太卡说道:“你不配让努娜为你受委屈!你不配!”

泰妍不知道怎么和白贤说了,本来她今天知道真相之后,确实是来找白贤算是讲和的。但是白贤却要打个赌,说王太卡还会变本加厉。

果然,王太卡来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