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原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渐渐的有了路。

在甜水沟子城与煤炭据点之间,正是有着这样一个真实的写照。

原本在根本就没有路,又或者说原本的公路早就是破败、稀烂了的大荒原上;因为最近几个月不断的有着来往的车队碾压,一条数十公里长的土路就这样神奇的出现了。

而此刻,由三辆大货车、十一辆的皮卡车,二十辆面包车组成一个大车队,就在这样的一条土路上异常艰难的前进着。

阵阵发动机犹如老牛一般的轰鸣之下,表明着这些n手的破车,如今已经是在马力运行了。

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整个车队前进的速度依然是慢的有点吓人。

计较起来,也就是保持在十几码左右的样子。

让前往煤炭据点,平时也就是最多一个多、两个小时的路程,搞不好需要花费上一倍,甚至更多的时间才能赶到。

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现在的路况太糟糕了。

在领头大货车雪亮的大灯照应之下,不断有着鹅毛大雪,在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的胡彪眼前落下。

车头地面之上,起码是有着一层40公分厚的积雪。

这里指的是,积雪算是最少的土路上的情况,若是换成不过四米宽的土路两旁,那些积累了快十天的积雪,已经是有着70公分的惊人厚度。

自然纯净短发棒球女

为了让后面底盘相对低矮一些的面包车,还有皮卡车能跟上车队的速度。

胡彪所在的大货车,算是车况最好的一辆;临时的取下了车厢之后,只剩一个车头有着相当强劲的动力,因此被用来开路。

面对着积雪严重的地面,车头保险杠的位置上,还被紧急焊上了一大块铁板用来铲雪。

当高出了地面只有五公分的雪铲,将积雪推到了两边的之后,那些轮胎上基本都快磨光了纹路的面包车和皮卡车,才是能勉强的开动起来。

在这一刻,胡彪的心思相当的复杂。

一方面,他真心期待着现代位面那里,通过杨东篱联系的十两地形救援车,能够早点的交货过来。

主要是在这种鬼天气里,没有那些通行能力强悍的履带车辆太麻烦了。

另一方面,他则是希望在一路上耗费了大多的时间之后,那些伤员们、特别是那些‘教授们’还顶得住。

特么!越是关键的时候,越容易出现这样和那样的问题。

正当胡彪恨不得车队能插上翅膀,早点飞到煤炭据点那里的时候,忽然间他从后视镜中看到,车队的后半段却是忽然的停了下来……

本次的救援,可以说是甜水沟子城的精锐齐出。

除了老瘸腿这种腿脚不便的老货,留在了家里看家之外,其他的中高层几乎都是部出来了。

哪怕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几个教授对于甜水钩子城最大的重要性,

但仅仅是尼姑拉斯大人表现出来的重视程度,他们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所以当胡彪拿起了对讲机,还没来及问上一句后半队的车队怎么停下了,以及顺便骂上一次街的时候。

一个慌张的声音,已经是在对讲机中上起来:

“大人不好了!有一辆皮卡车熄火了,怎么打火都没有反应~”

闻言之后,胡彪满腔的怒火化为了无奈。

话说!自己为了节省一点资金,这种几千块买回来的n手黑车,在这样大功率的行驶下报应来了。

于是,他只能是发布出了新命令:

“我知道了,现在立刻将坏掉皮卡车上的物资,部转移到其他的车子上去;然后把车子推到路边,我们不要了。”

就在这样,短暂停留了一会的车队继续向前。

在车灯的照射之下,胡彪发现落下的雪花似乎越发大了,身边的空气也是越发寒冷的厉害了起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每每的开出十几、二十公里,甚至只有几公里的距离,又会出现这种车子忽然坏掉,不等不停下的事件。

众人应对的方式,都是这样的将坏掉的车子放弃。

胡彪哪怕知道,若是放慢一点速度、让这些破车不这么高负荷运转的话,说不定不会损耗这么多的老爷车,

只是在这种情况情况之下,已经是顾不上这些小事了。

最终,在坏掉了三辆皮卡、四辆面包车,花费了五个小时的情况之下,那一个炮楼一样的据点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

当在据点的门口之外,胡彪看到了钨钛镭等一行人的时候。

哪怕心中早就对他们一行人的凄惨,有了一个足够的心理准备,胡彪心中也是吃惊的厉害:太惨了。

在七天之前,煤炭据点这里挖煤的工作就被彻底停下了。

挖了煤都运不回去了,还在这里瞎折腾干什么?所以当时过来的车队,将人接回去的时候,顺便将能遮风挡雨的帐篷这些都带回去了。

只留下了一个小队的城卫军,带着电台守卫在这里,算是一个放在外面的眼线。

而原本面积就不大的据点,根本就不可能的住进去那么多人。

因此,如今36号避难所的这些人,除了少部分的幸运儿能住进据点以外,其他都只能在户外瑟瑟发抖。

火堆当然是有了,但是在这么寒冷的温度里待在户外,有火堆照样是扛不住。

因此这些衣衫单薄的人员,哪怕是升起了燃烧旺盛的煤堆,并且尽可能的靠近了煤堆,依然也是身蜷缩了起来,抖动的像是一头鹌鹑一样。

见状之后,胡彪连忙是让手下们行动起来。

一件件的各种男女款式的外套、大衣,甚至直接就是被子,让这冻坏了的家伙包裹在了身上。

然后,一个个装满了高度散装酒,又或者是‘原子沃德嘎’的玻璃瓶,在捏开了他们的嘴巴后,直接的灌了下去。

这些衣物和被子,正是老瘸腿在城内外临时征集的。

考虑到其中很多的主人,都是一些资深老光棍的原因,上面一定是残留有着各种奇怪的味道。

可是就算这样,当这些人披上之后,一片死气的眼神中也逐渐有了生气。

特别是当一口口的高度酒水,被强行的灌进了他们的嘴里之后,这些人被冻得铁青的脸上,甚至出现了一些红润的色泽。

但是这样临时的做法,还是远远的不够。

这些人连走路都不利索的人在搀扶之下,一一的进入了多少能挡点风的车厢。

并且是用铁盆和铁桶这些,装满了烧得通红的煤炭做成火盆,让车厢中的气温能够更高一点。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胡彪才是想起了那几个教授。

虽说与他同行的狼女琳达,这个甜水沟子城公认医术最高的人员,已经是先期去展开救治了。

但是这些教授们,对于甜水沟子城未来的发展过于紧要了一些,胡彪还是有些不放心。

就这样,胡彪走进了据点的二楼,看到了正盖着厚厚的被子,陷入了昏迷之中的几位老头。

见状之下,胡彪问了一句:“琳达,这些人怎么样了?”

“应该是没事了!”正在忙活的狼女顺口回答了一句、。

一听这话,胡彪顿时就松了一口气;可惜的是,随后狼女的一句话,却是让胡彪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才好:

“你没看到我都给他们输液了码?都采取这样顶级的治疗手段了,相信一定可以救回过来的”

听着狼女肯定而自信的语气,还有房间中几个手下的点头赞同的表情。

一时间胡彪的心情很是复杂:特么!他手下最高的医护水平,也就是这个样子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