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突然就觉得自己品行高尚许多,莫名的优越感这不是就出来了吗?看看,在大难当前,谁不是想着离祸事远一点?

“没有。”苏墨染回答,然后拎着管家的领子就往前走,说道,“你一个管家倒是要有一个管家的样子啊!”

这个样子,实在是有点过于的胆小怕事。自己现在就带着他练练胆子。

“可是王爷说若是有人故意过来欺负我们,没有办法的时候就是保护好自己啊!”管家一把年纪了,现在也觉得自己好像是真的委屈上了。

“我不管。”苏墨染拎着管家这一大把老骨头往前面走。偏偏这老骨头,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消停,一直在那里叫嚷。

等到了老管家说的待客的地方之后,才发现现在只有一个小婢女瑟瑟发抖的跪在那里不敢走,其他的人所有的都走了。

这管家都是自己强行拎过来的。实在是觉得有点无奈,难道这府上这么多人就想着“打不过就跑”这句至理名言吗?

现在连一个担当的人都没有?苏墨染觉得自己现在的新寝室非常的复杂。

现在才看到嘴角还有血迹的一个男子坐在主位上。老神在在的样子。这长相倒是跟陆尘宣略有几分相似,但是这人不知为何,看着就是讨厌至极。

这看着就没有什么病啊!果真是来碰瓷的。苏墨染觉得这尊大神还是要请出去比较好。

于是苏墨染说道,“我是这宣王府里的大夫吗,特地来看看太子殿下的伤势。”语气不卑不亢的说道。

之间这个台子殿下一下字迹套跳入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这里没有人搭理他,还是说想要撒气在苏墨染的身上。

霓裳妩媚动人

“放肆,看到本太子还不行礼?!莫不是想要造反?!”就想要伸手大苏墨染一个耳光。但是苏墨染直接不动声色得躲了过去。这人……没什么脑子,跟赵风华一个德行。

“不知道我府上的小丫头是招待不好太子殿下吗?把人家吓得瑟瑟发抖的。”苏墨染状似十分打趣的说道。然后管家通过她的示意,便把那个瑟瑟发抖的小姑娘扶起来。

“吃了她给的茶水,我便吐血了!这就是你们宣王府的待遇吗?现在宣王刚回来就要给我一个好心过来看他的哥哥一个下马威吗?”太子满脸都是铁青的说道。

若不是看他这个伤势不严重,苏墨染觉得自己都要被这样的气氛给感染到了。果真,处于皇室的人每一个都是戏精。

“太子殿下可别把这么一顶帽子扣在宣王的头上,宣王今天都没有在府上。”苏墨染现在也是语气和缓地说到。

废话,知道他在府上我还怎么搞事情?最近就是看这个宣王在父皇的面前简直就是风光占尽,况且父王又有刻意补偿的心思在里面。简直就是吧本太子气的牙痒痒。

但还是说道,“躲起来不见还是不在,谁都说不清楚吧!反正今日我要把这个丫鬟杖毙!没有连累到你们这些乱七八糟的人就是我的仁慈了,怎么,现在还想质疑我的决定不成?”

管家扯了扯苏墨染的衣袖,苏姑娘也是一个强势的,生怕这件事情把苏姑娘弄了卷进去就不好了!

苏墨染把管家甩开,满脸阴郁。自己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仗着自己有权有势随意的决定别人生死的人了!现在看着就觉得想要做点什么!

“原来太子殿下就是这么待人的?在下只是来看看伤势,太子殿下就不怕自己长时间的不治好自己,留下什么隐疾吗?”苏墨染循循善诱道。

太子殿下冷哼一声,这突然吐血本来就是自己设计的,会不会有自己不知道吗?于是对苏墨染所说的话简直就是不为所动。

她心里也有数了,想不到这堂堂的一个男子,也会使用内宅妇女的伎俩,自己也算是见识了。忽悠人,自己不会吗?

“太子殿下,民女斗胆一言,您现在体虚气弱,是不是还有点使不上力气的感觉。现在慢慢的又觉得自己心跳加速?后投出还有腥甜味,不出半盏茶,您可能是再吐一次血。”

其实他现在也是有点心虚的,这人看着年纪不大,还长得那么好看,自己都有点不相信她会医术了。但是现在说的,部都是在点上。自己真的会吐血吗?

哦,下一刻,这个太子殿下就吐血了。苏墨染可怜忙走进的说道,“殿下您若是再不给我看看脉象,我也就没有办法了。”

陆尘宣也慌了,会不会是那个用意给自己开药的时候做了什么手脚?于是也不敢再相信那个人了,他说明明只会吐血一次的,但是现在自己吐血两次了。

苏墨染把过脉象之后,眼睛紧闭,故意高深莫测的摇了摇头。

太子殿下一看这形式,就觉得自己一定是完了!难道自己堂堂一朝台自己就要这么窝囊的死去吗?双手扯着苏墨染的袖子,说道,“大夫不要放弃我,我觉得我还可以拯救一下!”双目大大的睁开。

接着说道,“你若是愿意救我,我一定不会杀你了。”

但是苏墨染好像是依旧在摇头的样子。太子殿下觉得自己一定是不行了,因为机子又在吐血了。吐了一口血之后,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后悔。

然后看着苏墨染说道,“只要你救我,我便不伤害这个犯错的小姑娘了!”声音带着一丝急切。现在真的是看到什么说什么了。

于是又接着说道,“我还可以把你娶入东宫当侧妃,一辈子的荣化富贵。”看着苏墨染依旧是不说话,于是还想着说些什么。

难不成当太子侧妃的荣耀她都不稀罕?这可真的是难办了。

但是苏墨染现在内心已经是非常的嫌弃了,一个侧妃很了不起吗?这个太子一点骨气都没有,可想而知这里的皇权斗争是多么的严重。

苏墨染不由得为陆尘宣感到非常的担忧了。这人也不知道现在在什么地方。

虽然很嫌弃,但还是忍住恶心,道,“前两个条件就好,后面的不用了,你以后别找我麻烦便好。”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