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的部族与异兽都在躲藏,像是被洵山抓了壮丁当做强大劳动力的山都们都不敢出来了,而曾经被大羿评价为当世疯狗的山都神,此时也乖乖的藏了起来,在监狱边上的山洞里面安顿。

而暂时躲藏不起来的,譬如青虎罗罗,此时就抱着一株大树,整个虎身都扒拉在上面,胡须都要被风给扯掉。

西南的方向,好客的狗熊洞里挤满了动物,动物们听说这里有一只好客的狗熊,这个家伙无私奉献把自己的山洞让出来给大家居住,动物们以及异兽们决定传颂它的善行,只是不知道这家伙搬到哪里去了。

不然改天请它吃鱼。

天地昏暗下来,不论是人还是野兽都藏匿,连神都不敢冒头,这一次的天象灾难,正如妘载所说,强大的风暴在适合的季节,赶上了天文大潮,加上海洋潮汐,也就是满足了“气潮”、“海潮”、“地潮”的三个灾害条件,而在三者叠加之后,完美且强大的热带超级飓风,诞生了。

沧海之上,越人们的舟船变成了飞艇,看着自己仅有的财货被大风抢走,那真是敢怒也敢言,但是没有什么招!

“吼天氏来了,快跑吧!”

大浪冲击过来,撞击山岳不曾停下,南禺山上的光明长久存在,沃礁上有传说中的英雄直面风雨。

南丘,赤方氏。

虽然妘载已经习得了技能大晴天,但是面对这种天地的怒火,妘载还是没有胆子去挑战的,自然灾害非人力所能抵抗,连神也是一样。

石室内,咕子的脑袋动了动,它的眼睛里开始放光,石室内似乎跑进来一股风,而妘载比咕子感觉到的还要晚一点,当咕子开始去寻找的时候,妘载才察觉这股奇怪的风。

“咕叽?”

清纯美女油菜花的写真

咕子来到一个角落,而那股风盘旋起来,咕子的眼中,出现了一张可怕的脸!

和咕子一样的鸟雀头,但是头顶却有两只鹿角,这只凶鸟低下头,看向咕子。

飞廉看到咕子的第一眼就觉得此小鸡非寻常之小鸡。

因为这只小鸡和外面的,刚刚它看到的那个被刮走的小鸡木板非常相似。

它跑到这里来只是为了躲避外面的大风,虽然它被称为风师之一,但就像是雨师商羊一样,异兽终究不能与天地伟力相抗衡,不信你把商羊的翅膀砍了再把它丢到水里面,你看它怕不怕洪水。

“嗷”

飞廉发出低沉的声音,而咕子小小的眼睛中充满了大大的疑惑。

麻麻载什么时候又多了一只新的小鸟?

妘载感觉到了飞廉的存在,一只不曾见过的异兽,不知道什么时候躲藏在这里,是为了避开外面的大风?

飞廉的双眼在黑暗中盯着妘载,在看了看之后,有些吃惊。

是人还是神?

飞廉认不出妘载是人还是神,于是有些敬畏,而妘载也有些警惕这只异兽,不过看起来,咕咕和它倒是还处得来。

风愈来愈大,咕咕和飞廉在一起叽叽咕咕的不知道说了什么,而随后咕咕突然跑走,回到了妘载这里。

“叽叽!”

经过艰难的翻译,再次请教了被从耕地搬动到石屋内的尤侯神之后,神告诉妘载,咕子是在说,那只大鸟可以判断外面的风力大小,它感觉到有更大的风来临,从大海上冲击过来,所以才躲藏到这个石室里面。

“还有更大的风?”

妘载有些惊讶,但咕子接下来的话,让妘载大为惊喜。

“这只大鸟兽叫做飞廉,它在西南方向呆不下去了,所以才跑到这里来的。”

风师飞廉!

“天气预报主持人?”

咕子叽叽的说着,飞廉告诉它,说是西南方向来了个很厉害的家伙,把它打出来了,所以它没了祭祀,只能到处乱跑,害怕那个家伙追杀它,那个家伙可厉害了。

那个家伙叫做“因因乎”。

妘载正听到这里,忽然外面的声音更大了,门口处的大石都稍有晃动,风力的等级增加,而原本似乎在用爪子剔牙的飞廉猛然一个惊骇,就像是屁股被针扎了一样。

“嗷嗷!”

它猛的找到一个方向,不知道在叫唤什么,而尤侯神在祝的世界中,与妘载进行祝的沟通。

妘载得到了一个不是很好的,而且很诡异的消息。

在西南方向,另外一个气象风暴,正在生成,并且,越来越大!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暴风必然带动江水怒涨!

————

“这就是吼天氏?”

因因乎指着东南方向迎来的巨大旋臂,那云天盖压,黑沉混沌:

“是一位神。”

“神?那只是特大的自然灾难而已啊!”

季巫主对因因乎的话感觉不理解,而因因乎则是摇了摇头。

“那是神,是最古老的神,与我们这些神不同,有些神,你看不见他,他也不会回应你,但他却真实存在,他会出现,却又不因为任何人的祭祀而怜悯谁”

“在上古三皇伏羲氏的时期,这些神,被称为‘大帝’,而后来,人族之中也出现了一位大帝,那就是伏羲氏最后一位巫师太昊,他测定了大风雨表,并且能够纵诸般天象,调控风雨雷霆,故而也被称呼为‘大帝’。”

“南海的大帝叫做倏。”

因因乎的眉头深深皱着。

在他们这些上古之神口中的“神”,那就是天地的意志,凡人与诸多生灵祭祀天地,会把那些奇怪的,并且极为巨大的灾害称为“神”。

这种神就是天地自然灾难的化身,不具备物质的躯体,也不具备躯体的形象,本身就是一种自然的规律,但却有自己的“倾向性”。

“那里面有着‘天理’,与这些真正的大帝之神相融合,我就能感应到风中的至高之境。”

“‘天理’,这是那些炼气士的称呼。”

因因乎在此时展现出身为大荒风神的气魄,他的身躯逐渐变大,随后也逐渐变的虚幻,在季厘国数万子民的注视中,因因乎化成为一团气旋,有着人的模糊面孔,而后以他为中心,庞大的天地云气,在汇聚旋转!

“它来了,要摧毁一切,但未免过于看不起我,所以我要在这里,将吼天氏击溃,从它的残骸中,得到那古老的天理!”

“我要和他单挑!”

西南方向,出现了巨大的台风雏形!因因乎吐出浩瀚的气,化身为风!

整个大渊都被覆盖,风力不断扩散,季厘国的人们都傻了眼睛。

他们的国家,成为了暴风的中心!

而这种胡来的行为,让世人都震恐了,以风力来抵消风力,一个相反的巨大台风,当两者互相融合,随后加以碰撞的时候

这场“战争”持续了很长时间,大约有十天左右,整个南方大荒都被大风摧残,而因因乎与吼天氏的战争,是因因乎败了。

然而吼天氏的风力也被极大规模的削弱,在妘载预计的消失时间没有到来前,就已经彻底消失无踪。

在这天地的怒火撞击中,即使是古老的天神也不如太古的灾难强大。

天空中,一只飘荡了很久的小猫,从天上向南方滑翔坠落下去。

然而此时的南方,已经陷入了水灾的困境之中。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