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如月浅浅喝了一口红酒,“你猜到什么了?”

赵东理了理思绪,“你老公要给华四少下套?”

他越想越觉着这个可能性很大,如果真的要送上美女,有大把的人选,没必要把老婆搭上。

可是看王如月的态度,她也不愿意乖乖就范啊,难不成还有什么隐情?

王如月也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气的,脸颊绯红的骂道:“那个王八蛋,让我跟华四少上床的时候偷拍录像!”

赵东见她的态度不像演戏,隐隐想明白一件事,“如月姐,你今天算计了一圈,怕是有把柄在李总的手里吧?”

王如月晦涩点头,“走我名下的账本和批条都在他那,将来事情败露,我第一个遭殃!”

赵东恍然大悟,再联想着王如月之前说过的话,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那个欠下赌债的人恐怕正是华四少。

也就是说,整个天州分公司,从上到下都在给这位华四少擦屁股!

对外谎称丢失建材,对内做假账,其实是拿了这笔钱去平债务。

之所以选中帝苑三期,是因为王如月的关系,让韩峰有漏洞可以钻。

至于所谓的偷窃事件,根本就是贼喊捉贼,要是能查到,那才是真的见了鬼!

一份清心小自在

死局,彻头彻尾的死局!

且不说无贼可抓,就算真的要抓贼,那也是把华四少给得罪了。

赵东第一次生出无力感,原本还想着在华科集团做出一番成绩,不说让苏菲高看,最起码不再是一个庸庸碌碌的小保安。

这下可好,进退两难的死局!

如果后天拿不出一个交代,他和徐三就要被推出去当替罪羊,十有**,还会被公司诬赖上一些罪名。

以孙胖子的尿性,肯定不会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说不定就会把所有的屎盆子都扣在自己头顶!

到时候丢了工作事小,说不准还要被法办,那才真是冤枉!

随着赵东沉默,房间里诡异的安静。

这次不用王如月劝酒,赵东自己接连倒了两杯。

冰凉的酒水入腹,他的思绪却渐渐清晰起来,一切都看似完美,可是仔细想想,又有很多地方说不通。

如果这些人真的心意要帮华四少遮掩,留下账本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韩峰献上老婆只是为了拉近关系,留下视频又想干嘛?

赵东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或许华四少才是真正被算计的那一个。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件事可就有意思了。

韩峰只是天州分公司的小小副总,自然没有这么大的手笔,而真正的幕后主使肯定另有其人,能量还要更加惊人!

赵东有些头疼,原本以为只是处理一桩简单的偷窃案件,结果没成想,这件事比他想象中还要更加复杂。

一个处理不好,丢了饭碗都是小事,而且极有可能招来牢狱之灾!

王如月适时的打破沉默,“看来我们想到一处了,你有办法了嘛?”

赵东点点头,虽然猜到了幕后的真相,心情却并不轻松,“可以让我见一见华四少嘛?”

如果一切都如两人猜测这般,那么华四少肯定还被蒙在鼓里,只要能够见到华四少本人,就还有机会破局!

虽然会得罪幕后布局的大人物,不过赵东不在乎。

既然对方处心积虑的算计华四少,那就说明华四少在家族里位高权重,自己纳了投名状,他总得投桃报李吧?

这件事看似危险,或许是他翻身的机会也说不定!

王如月摇头,“华四少来天州的所有行程,都是韩峰亲自安排,而且身边的安保力量,也都是他在保卫科的心腹负责,别说见面,我连华四少住在哪里都不知道。”

赵东沉默开口,“那我们就干脆来个将计就计!”

王如月也是聪明人,“你是说,答应韩峰那个王八蛋?”

不等赵东应承,她又摇头,“不行,就算真的见到华四少,他又凭什么相信咱俩?”

赵东笃定说,“所以,那些账本必须拿在手里!”

王如月不疑有他,毕竟赵东的本事她是看在眼里的,如果连他都没有本事拿回那些账本,那别人更加做不到。

两人商量了一下细节,王如月这才拨通电话。

“王如月,你他妈的还敢给老子打电话?”韩峰话落,电话那头传来啪啪啪的撞击声,以及女人高亢的叫喊声。

王如月和赵东对视一眼,在酒精的作用下,两人都有些面红耳赤。

她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按照刚才商量好的缓缓开口。

“改主意了?你他妈的要是早就这么听话,老子省了多少事?明天吧,你洗干净身子,乖乖等我电话,要是敢耍花样,小心我弄死你!”韩峰着急办事,匆匆挂断电话。

王如月啐了一口,揉了揉有些发红的脸颊,“王八蛋,等这事解决,我肯定要跟他离婚!”

“王叔那边怎么交代?”赵东放轻松道。

“这是我的事,跟他交代什么?要不是他当年死活把我推给韩峰,我也不用活的这么窝囊!”王如月大吐苦水。

其实她早就想离婚,这才频繁出入风月场所,来逼迫韩峰答应。

只是没想到,王老头不知道从哪得知了这件事,死活不让两人离婚。

赵东一愣,“他们认识?”

王如月冷笑,“韩峰是他的干儿子!想不到吧?我告诉你,老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也不想多嘴,总之你以后少跟他打交道!”

她似乎不想多说这个话题,忙着问道:“对了,你想怎么拿到账本?韩峰那家伙狡兔三窟,我也不知道他躲在哪,今天还是我料准了他会回家,这才抓到人!”

这是王如月最关心的问题,如果拿不到账本,即使明天见到了华四少,也没有办法翻盘。

赵东已经有了主意,不动声色的问道:“韩峰身边的那个保镖,你早就知道?”

王如月点头,“恩,听说是退伍兵,在部队里做过教官,退役后打过黑拳,还拿过国武术比赛的冠军,我算计了几次,都是被他坏了好事!”

赵东心下了然,起身告辞道:“行,那你等我消息。”

王如月把他送到门口,依着大门说,“谢谢你!”

她原本只是把赵东当成诱饵,结果没成想,这个男人却力挽狂澜的救了自己。

要不是他,以韩峰睚眦必报的个性,今晚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渐渐的,王如月心里的某处空白,被一个背影填满。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