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纾待在咖啡馆,把咖啡喝完,便起身离开,回到剧组。

两天后,又有他的一场戏,是重头戏。

他饰演的秦竹从战场归来,发现最爱的公主爱上了别人。

她要跟别人走,但她爱的却是个人渣,只是利用她的公主身份。

最终,城破。

秦竹用尽力气保护城池,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最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折磨。

这场戏,导演觉得需要很大情绪上的调动,担心他没什么经验,情绪不够饱满。

但出乎意料的是,一开拍,他的完融入了进去。

他的隐忍,他的痛苦,他单膝跪在雨中,看着公主离去的背影,眼神悲怆。

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字,都丝丝入扣。

不仅导演,连饰演公主的女二,也忍不住泪水长流。

而按照剧本,她是个只对自己心上人柔软,对任何其他人都冷酷无情的女人。可她却忍不住为了秦竹流泪。

日系风格少女白色飘逸长裙烂漫花园清新写真

虽然不符合剧本,但导演却没有喊停。

这一幕拍完,人工雨停下,张牧立即拿着浴巾给他擦,赵纾站起身,沉默着走回旁边休息。

剧组的人都还沉浸在刚才的氛围中。

尤其女二,迟迟无法出戏,导演喊卡后,她还在不可抑制的哭泣,无法停下来。

“小纾,你太牛了。”张牧连声赞叹,“把我都看傻了,你这太入戏了啊。”

赵纾拿着浴巾,擦脸上头上的雨水,没有说话。

张牧朝那边看了眼。

女二红肿着眼睛,被助理扶着回去休息。

张牧笑道:“小纾,你肯定会火的。你等着吧,等着戏播出去,你就会一炮而红。”

赵纾对此不置可否。

收工后,好几个人都来约赵纾去吃饭。

赵纾都拒绝了,说有点累,要回去休息。

卸了妆,他神清气爽的正打算出去,看见饰演公主的女演员朝自己走过来,手里还拿着剧本。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纾哥,明天还要咱们的一场戏,我就该杀青了。难得合作一场,没想到纾哥您演戏这么好,明天最后一场,我想跟您讨论讨论。”

她饰演的公主,是个为情所困,为了所爱之人弄到城破人亡,最终醒悟却惨死在心爱之人箭尖之下的悲剧人物。

明天便是她的最后一场戏,而赵纾演的将军,还要继续守护城池,戏份会持续到最后。

她虽然也是个很优秀的演员,但总是差那么一点儿。

尤其是,她演的公主是个极为复杂的人物,明天又是一场需要大爆发的重头戏。

她有些焦虑,来找赵纾帮忙。

赵纾也没理由拒绝。

他们俩现在是合作,帮她也就是帮自己。

俩人一边吃饭,一边讨论剧本。

女二名叫董悦,长得娇小甜美,正经科班出身,但她的容貌稍微有点小家子气,够不上女主的戏份,至今还在女配中打转。

“纾哥,你不是科班出身,还能演的这么好,你太有天分了。我真羡慕你。下部戏你肯定能晋一番的。”董悦叹气,神色间有些失落,“我都快二十七了,还在演配角。”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