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婚礼开始前三个小时,池非迟五人在酒店一楼汇合,吃过午餐后才前往婚礼现场。

大贺家这次婚礼安排是西式婚礼,下午一点到教堂外的空地上参加点心茶会,同时也是新人跟来宾沟通、接受祝福的时候,下午五点正式开始婚礼仪式,到了晚上六点开始晚宴,之后就是舞会,一直到九点结束。

出席婚礼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别闹事,再加上衣着得体就行了。

由于婚礼中会有长辈,女性最好不要穿得过于暴露,而由于晚上会有舞会,最好选择裙装,所以一般是穿端庄大方的过膝连衣裙,再加上一两个简单的小配饰。

毛利兰、铃木园子、灰原哀一样,选了款式简单大方的过膝连衣裙。

而就连铃木园子都转成了保守风格,穿了中式高领对襟的粉色裙装,袖子也是中长式的,把脖子和手臂都挡住了,更不用说毛利兰和灰原哀,都是保守款的过膝连衣裙。

另外,不管男女都一样,为了避免跟新娘白色的婚纱撞色,不要穿白色,打扮不能过于花哨、耀眼,以免喧宾夺主。

池非迟的衣服倒是不用头疼怎么选,早年池加奈就跟原意识体说过哪类衣服适用于什么场合,来的时候他就随便带了一套晨装。

跟正式的晨礼服不同的是,晨装虽然也是后襟长的衣服,但要简单随性一些,一般用于赛马活动或者出席夏季婚礼。

晨服外套颜色是黑色,只不过领带选了深蓝。

各国对‘黑色’的定义不同,人跟人的看法也不同,穿黑色有时候是代表正式,而有时候也会被当做‘出席葬礼’,不过只要避免了‘黑’,在领带颜色上做点小变动,也就不会被当做‘出席葬礼’了。

光影女子树林中更显娇媚

没办法,他衣柜里一溜黑白色,既然要避免跟新娘撞色、不能穿白的,那就只能选黑色的了。

柯南换了身深蓝色的短裤小西服,被安排跟着池非迟……

进门前,铃木园子就把柯南堵住了,正色道,“好啦,小鬼,我们进门去看看新娘子有没有收拾好,你就跟非迟哥待在外面,你们不可以偷看哦!”

“柯南,要听非迟哥的话,不要乱跑哦。”毛利兰日常叮嘱。

“好~”

柯南一副乖巧模样应声,目送毛利兰、铃木园子、灰原哀进门,心里叹了口气。

只要池非迟跟他们一起出门,他就没那么多借口黏着小兰了。

池非迟无视了名侦探幽怨的目光,到新郎化妆间,找到大贺真哉。

男人就该跟男人在一堆,没毛病。

大贺真哉已经收拾好了,正跟受他奶奶礼遇的高桥纯一说着话,见池非迟带着柯南进门,先一步笑着打招呼,“非迟,你跟园子提前过来了啊?”

“池先生。”高桥纯一也打了招呼。

池非迟点了点头,进门道,“她们一大早就嚷着想看新娘子,根本等不到婚礼开始。”

“园子她一直是这样,所以你和柯南是被赶到我这边来的吗?”大贺真哉开着玩笑,突然顿了顿,神色认真了Wif,“非迟,昨天晚上……”

“过去就不用再说了。”池非迟打断。

他是真的不想反反复复跟人家说‘没关系’、‘对不起’。

“好吧,”大贺真哉有些无奈,弯腰问柯南,“小弟弟在这里还算适应吧?”

“嗯!”柯南点头卖萌,“昨晚的烟火秀很好看!”

“哈哈哈,你喜欢这里就好,对了……”大贺真哉转头看高桥纯一,“我刚才还跟高桥先生聊到传统玻璃工艺,虽然我家里有一个玻璃作坊,但对于这方面我是不怎么了解,我奶奶对传统玻璃工艺倒是很感兴趣,家里还有不少传统玻璃工艺制品。”

“用来装酒不错。”池非迟评价道。

接下来的时间,三人以日本传统玻璃工艺为话题聊了起来,从起源、发展、现状这些大局话题,再聊到具体制作时的手法、江户切子和萨摩切子的区别……

一直到婚礼还差十分钟开始的时候,大贺真哉才停了下来,看了看手表,“还有十分钟就到时间了……”

“那要不要提前去看看新娘子?”高桥纯一笑着调侃,“你这个新郎要是再不出现的话,新娘都该等急了。”

“你还真是的……”大贺真哉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你们陪我一起去吧。”

柯南见‘玻璃工艺’的话题终于结束了,打起精神来。

这三人还真是能够聊的。

高桥纯一就算了,本身职业对口,了解传统玻璃工艺也正常,不过其他两个人明显是在迁就高桥纯一才聊这个话题,居然也能聊那么久。

大贺真哉那句‘不怎么了解’,还真跟池非迟说的‘我不擅长解暗号’一样,听听就得了。

……

四人到了新娘化妆间前,里面还在叽叽喳喳地聊着,隐约能听到铃木园子拜托香取茜一会儿把捧花丢给她。

大贺真哉探头看了看,进门后笑着提醒道,“时间还有一分钟就到了哦!”

高桥纯一跟进门,看到穿白色婚纱的香取茜,忍不住惊叹,“小茜,你真的很耀眼啊!”

来自池非迟视线余角的观察。

居然直接叫‘小茜’?而且这口音……

来自柯南仗着身体小、明目张胆的疑惑凝视。

是长崎本地的口音。

高桥先生不是说他是北海道小樽的人吗?

铃木园子凑到看呆了的大贺真哉面前,调侃道,“真哉啊,怎么样?看到新娘有什么感想?”

“嗯……”大贺真哉回神,看向香取茜,眼里满是柔情和痴迷,“你今天真的好美。”

池非迟继续用视线余角观察高桥纯一。

高桥纯一的神情和目光没有痴迷或者爱恋的感觉,也没有不满、怨恨或者嫉妒大贺真哉的倾向,似乎只是特别高兴和感到惊艳……

铃木园子见新娘和新郎深情对视,彻底酸了,挪到毛利兰身边,“你看看,你看看他们两个……”

嫉妒使她表情管理失控,嫉妒使她想暴锤京极……不,这个就算了。

毛利兰姨母笑,“好了啦,园子。”

“真哉,”依旧黑发披肩、穿了紫色长裙的大贺美华进门,有些不满道,“被自己的未婚妻迷成这样,像什么样子啊,婚礼开始前还是回你的休息室去吧。”

大贺妙老太太穿着黑色的和服,由持田英男陪同着进门,走到香取茜身前。

“小茜小姐,”持田英男对香取茜和气道,“一会儿婚礼上就由我来担任女方的主婚人。”

香取茜微微低头,“那就麻烦你了。”

化妆间里的灯突然熄灭,光线也暗了下来。

池非迟立刻抬眼看着一群人。

环境不算太黑,化妆镜前的装饰灯还亮着,应该不会出事……

在柯南的提醒下,持田英男发觉自己踩到了地上的电源线开关,说了句‘抱歉’,把灯打开。

化妆间里重新恢复明亮,高桥纯一走到化妆镜前,弯腰看着摆在化妆桌上的一家三口的合照,“这就是你的父母吗?”

香取茜脸色不自在了一瞬,很快恢复正常,“嗯……”

大贺妙老太太转身往外走的时候,突然发出一声压抑的痛呼,伸手捂住胸口,跪坐在地。

“奶奶!”大贺真哉连忙上前。

大贺妙一脸痛苦地咬牙缓了缓,才在大贺真哉和大贺美华的搀扶下站起身,“没事,我只是突然心悸了一下,稍微休息就没事了。”

“来,扶着我的肩膀,”大贺真哉架着老太太往外走,“婚礼之前,您就在房间里休息吧。”

铃木园子目送大贺家的人出门,有些担忧,“阿妙婆婆她不要紧吧。”

“希望没什么大碍才好。”毛利兰道。

柯南抬头,突然注意到化妆桌上一个戒指盒空了,连忙跑到桌前。

“怎么了吗?柯南?”背对着化妆镜的香取茜疑惑问道。

“小茜姐姐,”柯南指着空盒子问道,“你的戒指戴上了吗?”

领看书即可领现金!微信.,现金/点币等你拿!

“还没有……”

香取茜转头看到空盒子,脸色瞬间变得惊愕,颤声道,“那枚戒指……不见了!”

毛利兰连忙走上前,惊讶看着空盒子,“真的耶!那枚戒指……”

“怎、怎么会不见了?”铃木园子也替香取茜发慌。

这可是大贺家当成传家宝、专给大贺家媳妇的戒指,现在婚礼都还没正式开始,戒指就不见了,这婚还能结吗?

完了,她当初是不是该阻止一下非迟哥和柯南过来?就算非迟哥碍于身份不能不来,那出发前把柯南小鬼绑在毛利侦探事务所也好啊!

柯南注意到空戒指盒下方有一张奇怪的白色卡纸凸出来,好奇伸手抽出那张卡纸,才发现那是一张照片。

一张香取茜以紫色绣球花为背景照下的半身照。

而随着照片被柯南拿起来,一个用黑白和深蓝卡纸折成的小纸人也掉到了柯南脚边。

灰原哀看清地上的小纸人之后,立刻转头看向池非迟。

纸人做得不是很精致,连脸和头发都是一片空白,但白衬衣、黑色外套和裤子、深蓝色领带都跟池非迟那一身一样,而且纸人黑色的外套后襟长,明显是同样的晨服款式。

之前持田英男也穿了黑色西服、其他宾客也未必不会穿黑色西服,但穿晨服的也不会多,也只有池非迟这样,家里有个谨守英国穿衣礼仪的长辈的人才有可能这么穿。

而其他宾客跟这里、这件事关系不大,甚至没有来过、近距离接触过大贺家,那这个纸人很可能就是暗示池非迟!

“嗯?有东西掉了,”毛利兰弯腰捡起小纸人,愣了愣,“这、这个是……”

铃木园子也几乎第一时间想到某个熟人,转头惊讶看池非迟,“非迟哥?”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