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就在雷江的铁掌快要碰触青云的衣衫之时,他却猛地收住了掌势,簌簌掌风带起了青云的衣衫。

“臭小子,你为什么不躲?”

雷江一脸怒气地盯着比他稍高一些的俊朗少年,没好气的问道。

反观青云,他的双目凝澈如水,完没有害怕的样子,虽然雷江的指力握的他生疼,但却没有一丝慌乱,回答道:

“青云的性命本就是孟姐姐和雷叔所救,单凭这一点,雷叔想要折断我的双手然没有问题,而我先前并不了解孟姐姐为了救我需要冒着生命危险,如今知道,更不能躲。”

犹豫了一下,青云还是解释道:

“况且我真的无心轻薄孟姐姐,青云实乃心怀感激,忘形之下才有此举,雷叔若是责怪,青云也无话可说,请雷叔责罚。”

胳膊仍在吃痛的青云平静地看着雷江,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好小子,牙尖嘴利!别看小姐向着你,我可不会!劝你以后别有什么非分之想,不然,哼!”

听了他的说辞,雷江冷哼一声,虽然脸上看样子还在生气,可他握着青云胳膊的大手还是慢慢松了开来。

这么多天的相处,他其实很清楚青云的为人,也打心底喜欢青云。只是年龄越大的修士越能够深深体会到什么是仙凡有别,用情至深的一方往往会一痛千年。

自家小姐在他看来是少有机会接触异性,如今遇上一个外貌人品都颇为不错的少年郎难免心生好感,不过等到时间一长,她自然会忘了这个生命中的过客。

雪梅的冬日纯美图片

而他这么做其实只是为了吓唬吓唬青云这傻小子,断了他的非分之想,并没真想过要伤害青云这个可怜人,也算从另一方面保护小姐。

不过他仍在心中对青云腹诽不已,暗道:

“这小子的口才倒是和梦寻有的一拼,只可惜太短命,哎!”

他其实并不看好仙剑派的所谓的高手们,能治好青云的痼疾,当然了,这话他可没敢跟姚梦寻说,而姚梦寻见雷江终于松手,暗松口气后便笑道:

“好了雷叔,小云儿怎么会轻薄我呢?你也太口是心非了,明明给人家带了滋补的药品却还在这吓唬人,以前没见怎么雷叔你是刀子嘴豆腐心啊!”

姚梦寻转过头背向青云,将身子插在了二人中央,嗔怪地剜了雷江一眼。心思剔透的她如何会不明白雷江言语中的深意呢?

不过雷江被这么一说,她也不禁俏脸一红,暗道照雷叔看,自己岂不是已经心系青云了吗?

雷江尴尬一笑也挂不住老脸,于是干脆怒目瞪了青云一眼,转身离开了屋子,只是他这一走,屋内的气氛反而变得更为微妙了。

青云和姚梦寻二人间的距离只有一步之遥,却都欲言又止的样子,谁也没有先开口的意思。随着氛围越来越尴尬,还是稍成熟的姚梦寻先发了声:

“小云儿你没事吧,刚才刚才也是一时心急,其实他人很好,不会伤害你的。”

青云仔细回想,也明白过来自己为何从刚见到雷江的时候就开始不受待见了。

他低着头,盯着自己那一双亲手缝补过无数次的布鞋,再看看姚梦寻金丝玉缕般的秀足,他竟然有些理解为何自己的爹娘会始终独自居住在山野间,幕天席地只与草木禽兽为伴了。

仙凡有别,对啊,仙凡终是有别啊,念及此处,他悄悄往后退了一步。

彼此近在咫尺,隔着的却是两个世界,更何况传说中那万仞高的仙门,除非他能治好自己的顽疾,或许有朝一日还有鱼跃龙门的机会。

他对姚梦寻微微一笑,笑的极为克制,克制的极为苦涩,说道:

“没事的,孟姐姐,真的非常感谢这段时间你和雷叔对我的照顾,刚才是青云失态了,以后不会再做这种出格的事了。青云只是一介凡人,希望能早些到达仙剑派见到家叔,不能耽误二位回家的行程。”

听到青云如此回答,姚梦寻心中突然一疼,如同缺失了什么似得,星河般明媚的双眸里写满了失落。

她没有继续开口,只是静静地、温柔地看着青云,似乎在等待什么。而在她那温婉的目光下,青云竟没来由的有些心烦意乱,最终,不知所措的他只得将头瞥向一旁。

相顾无言,唯有清泪两行。

当然,青云是没有看到的,低着头的他只看到了姚梦寻黯然转身时旋起的鹅黄裙摆。

直至她无声地离去后,青云才重重地坐到床上,长舒了一口气。他抬起头,望着门口夕阳打进屋内的颜色,像极了姚梦寻绰约的身姿。

伴着夕阳的,还有雷江的屋子里的叹息声独自回响。

翌日一早,趁着红日还未升起,青云便悄悄出了客栈。

他在城中觅了一处人烟稀少之地,将麒麟牙拿出对着朝阳,开始吸收一天里最为精纯的能量。

似乎只用了百多息的时间,青云就感觉到麒麟牙给他带来的那种舒适感不再增加了,这时候应该是就到了能量饱和的状态。

也多亏弈青舍命换来的树脂,不然光凭麒麟牙散发出的灵力波动,不知道会引来多少觊觎之心,虽然这些现在的青云并不知道。

结束了治疗之后,城里早市也刚刚开始,青云便用自己身上为数不多的散碎何银子,有些心虚地为姚梦寻买了不少坊间的小玩意,比如一些简单的玩具、小食、蜜饯等。

而后,他又打听到了几间城里富有特色的草茶铺子,为姚梦寻和雷江二人买上了一些,便趁热急急忙忙给拎回了玄机阁。

进门之时,小二不住的向他点头哈腰问早,他也不停笑着回应。待到他回来以后,时间差不多已经卯时过半,正是用早膳的好时候。

这时候,雷江正在院子里练练拳脚活络筋骨,而姚梦寻似乎还没有起床,门窗紧闭。

“雷叔早,方才我出门去城里转悠了一圈,买了些这儿特色的早点,还热着,你和孟姐姐若是未用早膳还请趁热吃。”

“嗯,放着吧。”

雷江依旧是那冰冷的样子,应了一声目不斜视,继续练拳。

青云淡淡一笑,也不计较,毕竟雷江面冷心热的性格,从昨天带来的那些补药上他早已深晓。

他本欲将在城中买的小玩意亲手送给姚梦寻,想了想,还是在心中一叹,改对雷江说道:

“雷叔,之前在路上的时候听孟姐姐说,她想买些坊间的小玩意和零食之类的回去送人,可是没钱。青云刚去早市看了看,有不少新鲜的东西,索性买了一些回来。”

略一犹豫,青云还是有些违心地说道:

“我看孟姐姐还未起床,烦请雷叔将这些转交给她,有劳您了。”

说完,他便将手中的大包小包的东西同早点一起,往石桌上一放就准备离去。

可他东西还没放稳,只听悦耳的轻咳想起,然后又是吱呀一声,美丽不可方物的姚梦寻便翩然而至。

她似乎永远不施粉黛,寻依旧如往日般典雅,但是由于逐渐入夏,一袭轻纱的她在如此曼妙的清晨里透着无限的慵懒,教人沉醉。

“谁说我还在睡啊,我又不是懒猪,小云儿你既然想送我东西,又为何不亲手交给我呢?”

姚梦寻柳眉微竖着问道,声音虽然动人却带着几分责问与嗔怪,听的青云是愈发心虚。

他没有看到姚梦寻昨日的泪水,但是他却明白自己想要与她划清界限的想法,或许已经伤害了一颗纯真的心灵。

这段时间的平静并没有让他忘了自己的身世,自己的血海深仇,更重要的是,自己根本陪不了她到天长地久。

待到自己行将就木,或是化作一抔黄土,难不成要独留佳人于世上,空守千年的孤枕?所以青云告诉过自己,他必须狠下心。

对别人,更多的时候,是对自己。

不过青云终究还是青云,他实在不忍姚梦寻伤心,所以才去早市买了一大堆小礼物想要送给她。

当然了,也花费了他大量积攒已久的银两。

“孟姐姐早,青云是怕你还没起床,不方便进你的房间,所以才麻烦雷叔代劳。”

他没敢多看姚梦寻,目光躲闪地说道,不过姚梦寻似乎并不在意,开始连番问责起来:

“那你现在是否知道我已起床?”

“知道了,孟姐姐。”

听得姚梦寻的语调陡然提升,青云顿觉有些不妙,而她正缓缓朝着自己走来,自己却背靠着石桌,已经是退无可退,被吓得冷汗都冒出来了。

待姚梦寻离青云的距离已经不足一拳之时,她又问道:

“我现在离你够进了吧?你能将买的东西亲手交给我了吗?小~云~儿~”

最后“小云儿”三个字,姚梦寻说的已经有些咬牙切齿了。

青云的身高虽然算不得伟岸,却够的上挺拔,只是消瘦的体格使他看起来不够强壮罢了。

此时的他低着头,呼吸着姚梦寻吐气如兰的芬芳,近乎神魂颠倒,不知所措。怦然跳动的心脏就像要蹦出胸膛一般,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我…我…”

看着青云吞吞吐吐的样子,姚梦寻心中大悦,终于如冰山消融般展颜一笑。

她虽然特别喜欢逗弄青云,但是没有继续为难他,而是绕过他的身子,轻轻拿起了桌上的礼物和一份早点,笑嘻嘻地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合上房门之前,她不着痕迹地低头看了看,露出了一抹羞赧的笑,恰似亭亭春桃。

Tagged